娛樂·休閑

專題|善意通告,堅決追逃!亞泰誓翻六年前留洋舊賬!


特約記者劉準報道暗流涌動的轉會市場,總會因為提前曝光的信息泛起漣漪。上周,一則有關廣州恆大、江蘇蘇寧、天津權健求購大連一方球員李帥的信息掀起了不小的浪花,而消息靈通人士透露的大連一方已收取權健和蘇...

星座控 星座控 12星座會為何事在深夜痛哭

a

特約記者劉準報道


暗流涌動的轉會市場,總會因為提前曝光的信息泛起漣漪。上周,一則有關廣州恆大、江蘇蘇寧、天津權健求購大連一方球員李帥的信息掀起了不小的浪花,而消息靈通人士透露的大連一方已收取權健和蘇寧各支付2000萬元人民幣訂金的消息,更是將U23球員李帥炒出了大牌球員的價格。


不過,就在這樁看似平常的引援消息按部就班進行時,“半路殺出”的長春亞泰卻讓這條轉會信息達到了沸點,後者通過向中國足協以及相關俱樂部發函的方式,善意提醒——長春亞泰才是擁有李帥的100%球員所有權的俱樂部,只不過出自亞泰青訓的李帥因為“出口轉內銷”產生的糾紛,在過去兩年中的拉鋸戰中還沒有等到中國足協仲裁委員會的仲裁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李帥,長春亞泰還在函件中一併提及了另外兩名球員楊艾龍、孫兆靚的100%的球員所有權。

a


▲孫兆靚和楊艾龍分別加盟了遼足和延邊。



長春亞泰足球大旗扛了22年,他們的青訓也堅持了22年。在這個堅守的過程中,一批批懷揣足球夢想的孩子慕名而來,不僅僅因為這傢俱樂部高度重視青訓,更重要的是,亞泰青訓始終堅持免費的政策。

a


李帥、楊艾龍、孫兆靚就是在2007年前後加入亞泰青訓的球員。當時,與他們一同入選長春亞泰梯隊的還有何超、周大地、左伊藤、曹紫洐、關昊、劉宇、屈亞東、閆旭、王奕然、李嘉晨、肖煜峰等人。


經過3年的調教,這批孩子在時任亞泰青訓教練王有河的率領下,逐漸成為國內同年齡段最具競爭力的梯隊,2009年和2010年,他們連續兩年奪得曼聯超級盃中國區(U15)冠軍。


a

▲亞泰U15在2010年NIKE杯曼聯青少年世界盃最終名列第九,亞洲第一。


在俱樂部管理層看來,這支在長春亞泰奪冠之年組建的梯隊將在10年後成為球隊的棟梁,因此,俱樂部極為重視這批孩子的成長,併為他們創造比賽機會和良好的訓練環境。


2010年,長春亞泰足球俱樂部與吉林省體育局簽約,由這支梯隊代表吉林省征戰2013年遼寧全運會男子足球U18組賽事。2011年5月,這支梯隊代表長春市參加了南昌城運會男子足球U16組的比賽。


同年12月,中國足協啟動選派優秀青少年球員赴足球發達國家培訓的“希望之星”計劃,長春亞泰的肖煜峰、孫兆靚、周大地、楊艾龍、劉宇、關昊6人進入其中的“阿迪達斯少年英雄計劃(1995-1996)”葡萄牙留學項目。

a


▲當時足協官網也對此事進行了詳細報道。


次年10月,中國足協增補5名球員——長春亞泰的何超、李嘉晨、李帥以及青島的王申、武漢的賈新全,入選“阿迪達斯少年英雄計劃(1995-1996)”。在同為“希望之星”計劃中,另一個葡萄牙留學項目“500.com星計劃”中,天津泰達選派的李源一等球員榜上有名。


在國家級的足球海外青訓計劃中,選派9名優秀球員的長春亞泰成為了輸送大戶。但這批孩子開始為期兩年的葡萄牙留學之旅時只有十五六歲,還不到簽訂職業球員合同的年齡,亞泰方面對他們出國留學還是心存顧慮的。畢竟,自己培養出來的青年才俊兩年後才到簽訂職業合同的年齡,若那時他們不歸國,或者不與母俱樂部首簽工作合同,一定會產生法律糾紛。

a


由於中國足協2011年8月下發給各有關會員協會、俱樂部、體育運動學校和足球學校的“關於選送中國青少年球員赴葡萄牙培訓的通知”中第七條,明確闡述了留洋球員的歸屬權問題,即“外送期間隸屬關係不變、學成歸來隸屬關係不變,球員歸原單位所屬”。


▲“阿迪達斯少年英雄”在葡萄牙的生活。


有著這種政策保障,亞泰方面同意了肖煜峰、孫兆靚、周大地、楊艾龍、劉宇、關昊、何超、李嘉晨、李帥9名球員赴葡萄牙留學,併在此期間按中國足協要求,完成了上述球員在俱樂部的註冊登記。

a


2013年4月,遼寧全運會男子足球U18組預賽開打,長春亞泰以留葡球員為班底組建了吉林省代表隊。預賽階段,這支極具競爭力的亞泰梯隊一路過關斬將,奪得浙江賽區第一晉級複賽。當時,到場觀戰的眾多國內青少年教練、專家感嘆,吉林隊勢頭很猛,是遼寧全運會男足U18組的奪標熱門,其隊伍風格已初步有了歐洲足球的味道。


6月份的複賽階段,吉林隊依然勢頭很猛,在6隊單迴圈的賽制中,他們連勝北京、陝西、天津,提前鎖定一個決賽階段比賽的名額。在穩獲出線權的情況下,以替補出戰的他們連平浙江、四川,負於上海。不過,在同年7月底至8月初進行決賽階段,這支奪冠熱門卻遭遇“滑鐵盧”,表現判若兩隊,最終只收穫第七名。


▲遼寧全運會吉林隊陣容。

a


之所以費點筆墨寫5年前的遼寧全運會,是因為亞泰辛苦培養的球員遇到不良經紀人惡意搶奪“成果”,這些經紀人以許諾未來換取球員與他們簽約,直接受到影響的便是那9名留學葡萄牙的小球員。


當時,有經紀人挖亞泰牆角,攪亂吉林隊軍心的事件,經媒體曝光後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但卻沒有引起中國足協足夠的重視,為日後多傢俱樂部留葡球員的歸屬權糾紛埋下了伏筆。



a

在經紀人向亞泰留葡球員滲透時,亞泰管理層也敏感地察覺到了。在打完遼寧全運會後,俱樂部與包括9名留葡球員在內的U18梯隊所有球員簽訂了工作協議,期限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結束,同時在中國足協進行了備案。



之於亞泰管理層,本以為有了這份工作協議,以及中國足協之前的留葡球員“外送期間隸屬關係不變、學成歸來隸屬關係不變,球員歸原單位所屬”的政策承諾,可以鎖住自己的青訓成果。


但他們沒有料到,李帥、楊艾龍、孫兆靚、李嘉晨、肖煜峰等部分亞泰留葡球員在其經紀人的鼓動下,利用政策漏洞,等待時機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洗脫與原俱樂部的關係。

a


2016年,李帥、楊艾龍返回國內,前者“轉會”至當時尚在中甲的大連一方,後者則以租借的方式“加盟”江蘇蘇寧,後“轉會”延邊富德。2017年,孫兆靚返回國內“轉會”遼寧巨集運,李嘉晨、肖煜峰依然留在了葡萄牙。


▲孫兆靚加盟遼足。


相比之下,何超、周大地、關昊、劉宇則心懷感恩,按照之前簽訂的工作協議返回長春亞泰,並得到了很好的發展機會。其中,何超成為國家隊和U23國家隊雙料國腳,周大地成為U23國家隊常客。關昊、劉宇則與原來的隊友曹紫珩、左伊藤、閆旭等以U23球員的身份升入一線隊。

a


自己培養的青訓成果在意料之中變成了別人的菜,亞泰管理層頗為惱火,一方面是因為不良紀經人惡意搶奪,損害俱樂部利益,另一方面是中國足協的“外送期間隸屬關係不變、學成歸來隸屬關係不變,球員歸原單位所屬”書面承諾得不到保障。


不過,在李帥、楊艾龍、孫兆靚返回國內的第一時間,長春亞泰就啟動了“追逃”工作。同時,依據《中國足球協會球員身份與轉會管理規定》向中國足球協會註冊管理部遞交了限制球員李帥、楊艾龍、孫兆靚轉會的報告。


▲上賽季,李帥在大連一方表現出色。

a


長春亞泰之所以於近日向中國足協及相關俱樂部發送公函,澄清擁有李帥、楊艾龍、孫兆靚100%球員所有權的事實,並善意提醒相關俱樂部,避免因上述球員“轉會”事宜在俱樂部間產生法律糾紛,導致相關俱樂部遭受不必要的損失——對違約金及培養費,與球員共同承擔賠償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就李帥的所謂“轉會”問題,長春亞泰2016年便與時任大連一方總經理石雪清進行溝通,積極協商此事。按理說,作為當年負責大連萬達西班牙留學計劃的總負責人,石雪清應該知道這種“出口轉內銷”的“轉會”帶來的後果,但仍去為之就讓人不得其解了。


不過,在追回李帥球員所有權的過程中,長春亞泰起初考慮到與大連一方的關係,並沒有將其列為“被告”。在石雪清不再擔任大連一方總經理且大連一方被傳托管,以及李帥的歸屬權存在糾紛的情況下,有關廣州恆大、天津權健、江蘇蘇寧“求購”李帥事宜,亞泰無法坐視不理。


a

▲李帥的實力得到諸多中超勁旅的認可。



與李帥的“官司”打了兩年,依然沒有一個結果。長春亞泰究竟能不能要回自己的青訓成果?現在看來,長春亞泰手握李帥簽訂的工作協議是一個分量十足的證據。


a

但看到韋世豪、唐詩等一些球員在“出口轉內銷”的手段下,分別脫離山東魯能,變成了北京國安、廣州恆大的人,尤為讓人尷尬的是,天津泰達要啟用自己的青訓成果,還得先向廣州恆大支付租借費,再付出“2000萬元人民幣+球員”的方式贖買。從這一點看,當年中國足協的行業承諾到底算不算數,無疑是解決留葡球員所有權糾紛的根源。


2011年,韋迪時代的中國足協啟動了葡萄牙留洋計劃,但領導層的變化未能有效執行當初制定的“球員歸屬權”條款,在引發多樁官司的同時,也揭開了青少年球員轉會中的“黑洞”。中國足壇掃賭反黑風暴過後,中國足球大環境向好,青訓在足球規律面前變成了一塊秀色可餐的大蛋糕。


▲韋迪與500.com執行董事李琦開啟“500.com星計劃”。


a

不過,在國內青訓人才匱乏的當下,部分球員家長和不良經紀人在年輕球員留洋葡萄牙期間,不顧原俱樂部的培訓協議,不顧職業道德,不顧中國足協規定,利用自己在葡萄牙業餘俱樂部或乙級俱樂部踢球的條件,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回到國內其他俱樂部,不勞而獲,損害俱樂部利益。


信任是相互的。當年,俱樂部信任的不是韋迪,而是中國足協作出的“三不變”承諾,如果當初中國足協不作出這種承諾,相信沒有俱樂部會把自己的適齡球員,交給中國足協,交給中國足協指定的陳姓經紀人送到葡萄牙。


如今,中國足協留葡計劃變得不合邏輯,變得更加荒謬——在韋迪離任後,出口轉內銷的留洋小球員竟然可以在中國足協相繼順利完成轉會註冊,實在荒謬,這顯然絲毫沒有顧及原俱樂部的感受。


a


由於中國足協失信在先,才有了俱樂部和球員對簿公堂。早在2015年,長春亞泰就將“失聯”的5名留葡球員告到中國足協。雖然被告的球員不承認2013年全運會後與長春亞泰簽訂的工作協議,但亞泰方面撂下狠話:可以找鑒定機構進行司法鑒定。


正是在這種咬牙印的情況下,關昊便是承認了自己的合同,回歸亞泰的,而俱樂部領導也沒有處罰關昊,只是讓他寫了一份檢討。


如何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現在變成了一個課題。從俱樂部角度講,要回自己青訓培養出來的人,是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豈容不良經紀人不勞而獲。從中國足協新領導班子看,過去因為缺少擔責的人,讓中國足協失信於人,現在到了彌補漏洞的時候了。


a


去年12月初,在濟南中超會議上,長春亞泰舉出淄博球員柏楊的例子:自己辛辛苦苦培養的球員,到了要簽訂職業合同的年齡,培訓協議根本就沒有什麼約束力。


一個月後的北京,中國足協在北京舉行“加強青少年球員轉會、培訓補償及代理人管理工作政策研討會”,對各俱樂部反饋的相關條款修訂建議進行了研討,其中,“未成年球員辦國內轉會和國內首次註冊”、“青少球員首次簽訂工作合同”、“對培訓協議有效期內欲通過涉外轉會‘涮水’球員的管理”等問題引起了中國足協新領導班子的高度重視。



a

編輯 | 把球給我我要回家

--------------------------------------------------------------

本微信刊載的所有內容,版權均為足球報所有,未經授權許可,其他媒體不得轉載。如需轉載或改編,請聯繫足球報新媒體事業部。

郵箱:[email protected]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