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達人

如何創造像樣的人造語言 大象公會


昆雅語、克林貢語、瓦雷利亞語是怎麼被創造出來的?這些人造語言與真實語言有何關聯?它們能被當作日常語言使用嗎?文 鄭子寧 劉大可《捉妖記》超過20億的票房,為中國奇幻電影的製作者註入了強心劑,不過,電影雖然製作比較成熟,細節與國外同類影片相比仍有差距——《捉妖記》...

大象公會 大象公會 知識,見識,見聞.最好的飯桌談資.知道分子的進修基地

昆雅語、克林貢語、瓦雷利亞語是怎麼被創造出來的?這些人造語言與真實語言有何關聯?它們能被當作日常語言使用嗎?


文 | 鄭子寧 劉大可


《捉妖記》超過20億的票房,為中國奇幻電影的製作者註入了強心劑,不過,電影雖然製作比較成熟,細節與國外同類影片相比仍有差距——《捉妖記》中妖王胡巴的語言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音節,既沒有完善的語音系統,也毫無語法可言,聽不出什麼像樣的辭彙。


▍妖王胡巴(電影截圖)


妖精需不需要一套完整的語言?在很多人看來可能無聊,但英語世界早在20世紀上半葉就已開始嘗試。


複雜的精靈語


虛構作品中最著名的人造語言首推托爾金的精靈語,小說《魔戒》中的精靈、矮人、樹人等都有獨特語言,為求真實,他們的語言也儘可能反映了各自族群的特點。


語言學家托爾金如何讓人造語言各具特色?


托爾金主要研究方向為日耳曼語言學,在古英語上著力頗深。他對語音語法結構的發展極其敏感,所創造的語言都要符合審美要求——即藝術語言(Artistic language)。


▍約翰·羅納德·瑞爾·托爾金


所謂藝術語言,就是語言要有自己的歷史,而且語言變化與使用者的歷史息息相關。托爾金甚至說過,整個魔戒故事正是為了他創造出的語言而服務。


因此,與一般的人造語言顯得乾巴巴不同,托爾金創造的語言延展性豐富,構詞法相當成熟,歷史內涵更豐富得多。其中各種精靈語尤為突出。與絕大多數作品中各種語言相對獨立的關係不同,在托爾金的筆下,各種精靈語構成了一個完整的語言進化系統。


所有精靈語的共同祖先是古精靈語(Primitive Quendian),古精靈語分化為亞維林語(Avarin)和共同艾爾達語(Common Eldarin),之後共同艾爾達語又分化為諸多精靈語言,其中最有名的兩種精靈語——昆雅語(Quenya)和辛達林語(Sindarin),電影《魔戒》的觀眾肯定不會陌生。


▍電影《霍比特人》中,講辛達林語的Elrond


托爾金處理這些語言的變化時大量借鑒了自然語言,帖勒林(Telerin)語就把共同艾爾達語的kw-變成p-,類似的變化在自然語言中屢見不鮮,如拉丁語aqua(水)在其後代語言羅馬尼亞語中就變成了apă,lingua(舌)則變成了limbă。


辛達林語的一大特征就是詞首輔音根據出現環境有相應的複雜變化。在關係緊密的片語中,如果上一個詞以母音結尾,則下一個詞詞首的濁塞音會變化為濁擦音,清塞音則變為濁塞音。如果前詞以塞音結尾,則後詞首的濁塞音不變,清塞音擦化為清擦音或清塞擦音。而當前詞以鼻音結尾時,後詞首的濁塞音鼻化為鼻音,清塞音仍然變為清擦音和清塞擦音。如tî(線)這個詞在添加單數冠詞i的情況下變為i dî。


辛達林語(配音:鄭子寧)


這些輔音變化聽起來非常奇怪,實際上在人類語言中早就存在,如威爾士語中女孩是merch,但是加了定冠詞y後就變為y ferch。而地名Glanllyn在前面加上表示“在”的首碼Yn後就變成了Yng Nglanllyn。托爾金正是從威爾士語中獲取了辛達林語的靈感。


有趣的是,漢語福州方言也有類似的現象,被稱作聲母類化。詞中後字的聲母根據前字收尾的音素而變化,如“想”在福州話中單獨讀以s開頭,但在“力量”一詞中則聲母變化為l。而如果前字以鼻音結尾,則後字聲母也往往會變成鼻音,如在“長樂”這個地名中,原本聲母為l的“樂”受ng結尾的“長”的影響,聲母變化為n,和辛達林語的規則也相當類似。


▍Quenya語字母表


諸多精靈語言構成了龐大的語言譜系,而托爾金為了讓這些精靈語留存於世,創作了《魔戒》《精靈寶鑽》《霍比特人》等不朽的著作,與曾經盛行一時、如今已漸漸陌路的世界語相比,托爾金的精靈語並非為人類使用交流而創造,生命力卻似乎更加長久。


昆雅語(配音:鄭子寧)



反人類的克林貢語


與托爾金的精靈語相比,克林貢語要粗糙得多,但它的語音語法體系也很完整。


《星際迷航》中的克林貢人是一種能徵善戰、極富侵略性的外星人。他們組建了軍力強大的克林貢帝國,時不時與片中“企業號”上的主角們糾纏不休。


▍克林貢人


在《星際迷航》早期系列中,克林貢人皮膚古銅,臉上長毛,和地球人長相沒有太多不同,說的也是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語。但隨著該系列的熱播和節目製作經費的提高,克林貢人的外形越來越古怪,語言也發生了明顯變化。他們之間的交流從英語變成互相嘶吼嚎叫,以適應其勇武好鬥的性格。


但隨著克林貢人戲份增多,他們必須要有內部可以交流的語言,於是製片方找來語言學家馬克·歐克蘭德,請他根據演員隨便瞎吼的幾句創製克林貢語。


克林貢人在諸多外星人中長得最不像人,因此克林貢語也被設計成非常不像人話。勇猛善戰的人設也對克林貢語的語音系統有相當影響——不但聽覺效果低沉,而且喉音濃重,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人。


但扮演克林貢人的都是習慣說英語的演員,因此這種語言在古怪的同時又得確保易於掌握。歐克蘭德又該如何做呢?


他採取了一個非常巧妙的做法:從現實存在的語言中提取音素,讓它們形成一個怪異的不像人話的系統。


世界上的語言雖然多種多樣,但是人類語言總有些共同特征,如在語音系統中,輔音往往是成組的,英語的p b t d k g即為三對輔音。不過克林貢語偏偏反其道行之,p b仍然存在,但是和t對應的是一個卷舌的D,而g就乾脆不存在了。同時,克林貢語中有大把發音位置相當靠後的輔音,如q gh等,造成了喉音濃重的聽感。


▍克林貢語字母及數字表示法


克林貢語的語法更奇特,其基本語序為賓——動——主。漢語中的“我吃肉”在克林貢語中對應的是“肉吃我”。這種神奇的語序在自然語言中相當罕見,基本上只在亞馬遜雨林中的某些部落中出現。


此外,克林貢語的黏著語特征也很突出,語法上和日語、北韓語、維吾爾語、蒙古語等語言有類似之處,通過在詞根上附加前尾碼製造新詞和提供語法功能。如yuQ在克林貢語中是行星的意思,小行星則在詞根後加小稱尾碼Hom,即為yuQHom。名詞變為複數同樣如此,例如手是ghop,手的複數則為ghopDu',Du'正是身體部分的複數尾碼。


詞的語法功能也可以尾碼表示,如“家”是juH,“我們的家”則在後面加尾碼maj,“在我們的家”則繼續在後面附加方位格尾碼Daq,最後的完整形式是juHmajDaq。這種構詞法與諸突厥語非常相似,如維吾爾語“家”是öy,“我們的家”在後面加第一人稱複數領屬尾碼imiz,“在我們的家”則繼續添加方位格尾碼de,完整形式即為öyimizde。


▍電視劇《星際旅行:航海家號》中輪機長,貝拉娜•托瑞斯,一半克林貢人一半人類


辭彙系統也相當古怪,身為戰鬥種族,克林貢語充斥著和戰爭、星際戰艦相關的辭彙,但它的生活用語卻很貧乏。克林貢人討論火箭發射航道可以侃侃而談,去市場上買根青菜難度反倒很大。


克林貢語的“反人類性”可以從下麵的例子得到證實——美國曾經有一位克林貢語的瘋狂愛好者決心讓自己的親生兒子以克林貢語為母語,兒子一齣生就一直堅持用克林貢語與其對話。雖然順利掌握了克林貢語,但兒子越長大越體會到這種語言有多反人類,最終在五歲時徹底拒絕使用。


克林貢人的《國歌》(演唱:鄭子寧)


歌詞

Qoy qeylIs puqloD.

Qoy puqbe’pu’.

yoHbogh matlhbogh je SuvwI’

Say’moHchu’ may’ ’Iw.

maSuv manong ’ej maHoHchu’.

nI’be’ yInmaj ’ach wovqu’.

batlh maHeghbej ’ej yo’ qIjDaq vavpu’ma’

DImuv. pa’ reH maSuvtaHqu’.

mamevQo’. maSuvtaH. ma’ov.


古典的瓦雷利亞語


《冰與火之歌》以其情節不可預測著稱,其他小說和電視劇常見的主角光環在《冰與火之歌》中毫不奏效,讀者一不留神主角就會死掉。


▍《冰與火之歌》劇照


小說或改編電視劇的死忠粉絲可能會對龍女的這句話有印象:


Nyke Daenerys Jelmāzmo hen Targārio Lentrot, hen Valyrio Uēpo ānogār iksan. Valyrio muño ēngos ñuhys issa.

(我是來自坦格利安王朝的丹妮莉絲·風暴降生,屬老瓦雷利亞血統,瓦雷利亞語是我的母語)


瓦雷利亞語的地位被如此強調是因為小說本身的設定——“瓦雷利亞自由堡壘”是一度強盛的大帝國,強調母語是瓦雷利亞語就是聲明自己的高貴血統。古瓦雷利亞語在《冰與火之歌》中的地位類似西方現代之前的拉丁語——雖然普通人已各有各的口語,但學者和教職人員仍以懂得並運用拉丁語為榮。


和托爾金教授不同,作者喬治·馬丁不諳語言學,因此小說中瓦雷利亞語只出現了四句,但改編為電視劇後四句明顯不夠用,所以劇組邀請了語言學家大衛·彼得森完善了這門語言。


▍大衛·J·彼得森,《冰與火之歌》的語言創造者


同為語言學家,大衛·彼得森和托爾金一樣追求語言自身的美感,因此他創製的瓦雷利亞語頗有拉丁語、古希臘語等古典語言的風格,語音系統與這兩種語言相當接近。


在語法上,瓦雷利亞語也和這些古典語言一樣,擁有豐富的形態變化。名詞分為性、數、格。動詞分為3種時、3種體和2種語氣。辭彙上則力求和現有語言撞車,這點上彼得森頗費了點功夫——喬治·馬丁自己寫的四句瓦雷利亞語,使用的辭彙和拉丁語以及托爾金創造的昆雅語都發生“撞車”。如“龍焰”的dracarys就和拉丁語的龍draco過於類似。


為了能夠自洽,彼得森不得不把dracarys和龍分開,給“龍”創造了一個新詞“zaldrīzes”,由“zālagon”(噴火)和“rīza”(蜥蜴)構成。


▍《冰與火之歌》中瓦雷利亞語的使用範圍


大衛·彼得森創立的高等瓦雷利亞語種一共包含了18個輔音音位(不含兩個只出現於外來詞的輔音),6個可區分長短的母音,以及兩個半母音或近音。這些輔音和母音如下:



▍高等瓦雷利亞語輔音表

(註:/th/和/kh/僅出現於多斯拉克語的藉詞中,不是高等瓦雷利亞語本身的發音;高等瓦雷利亞語中顫音的頻率相當高,且有兩個非常接近的顫音,即齒齦顫音(大舌顫音)[r]和清齒齦顫音[r̥],區別是後者發音時不振動聲帶;大舌顫音在某些情況下會退化為齒齦閃音,比如“丹妮莉絲”的名字Daenerys,[ˈdae.ne.ɾys]。)


▍高等瓦雷利亞語母音表

(註:閉前圓唇母音[y],即漢語的/ü/。在包括坦格利安高等瓦雷利亞語在內大多數現存瓦雷利亞語中,大都沒能保存這個音,在目前的美劇中,也沒有演員能準確發出它,都轉化為閉前平唇母音[i],比如Daenerys,高等瓦雷利亞語讀作[ˈdae.ne.ɾys],但在劇中大都讀作[dǝ.ˈnɜ.rɪs]。)


當然,由於歷史短暫加之先天不足,瓦雷利亞語的成熟度遠遠比不上托爾金創造的昆雅語和辛達林語。不過現在《冰與火之歌》的受歡迎程度已不遜於《魔戒》,經過粉絲們的努力,它未來有望成為又一種成熟完善的人造語言。


瓦雷利亞語(配音:鄭子寧)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