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達人

怎樣才能穿的像個人物 大象公會


為什麼中國的大人物都喜歡穿的鬆鬆垮垮?為什麼西裝革履的中國人多數是推銷員?衣服怎麼穿才能在氣勢上壓倒洋人?文 黃章晉在中國大陸,接到註明“正裝出席”的請柬,不會有人把“正裝”理解為燕尾服之類的大禮服,即使馬雲,也才剛學會不再把毛衣下擺扎進褲腰帶.知道怎麼穿燕尾...

大象公會 大象公會 知識,見識,見聞.最好的飯桌談資.知道分子的進修基地

為什麼中國的大人物都喜歡穿的鬆鬆垮垮?為什麼西裝革履的中國人多數是推銷員?衣服怎麼穿才能在氣勢上壓倒洋人?


文 | 黃章晉


在中國大陸,接到註明“正裝出席”的請柬,不會有人把“正裝”理解為燕尾服之類的大禮服,即使馬雲,也才剛學會不再把毛衣下擺扎進褲腰帶。知道怎麼穿燕尾服的人,不是魔術師就是音樂指揮。


有人試圖教VIP們西式穿著:2004年2月28日,幾十位商界名流身著晚禮服,齊聚上海金茂大廈二樓宴會廳,3650支蠟燭、25位漂亮的女模特,這個“企業家品位與商業影響力”沙龍行將結束時,有人感慨“從這一刻起,中國企業家的品位都會比四個小時之前(沙龍舉辦之前)有所提升。”


主辦方認為,“中國商人上流社會的記憶和貴族記憶中斷了一百年”,所以要“尋找我們中斷的貴族記憶”,但是,讓大家扎堆穿燕尾服,從著裝品味上追尋中斷的傳統,絕對弄反了方向。


正式場合的穿著文化,中國與西方幾乎是反著來的。


在西方,越是重要人物,就越得約束自己,一舉一動都得繃著,拔身姿、拔精神這種事,中國只有解放軍擅長,西方更反人類的是,為了穿的好看,還得約束自己的身材。


在中國,西裝、領帶始終一絲不苟的,多半是推銷員。越是重要人物才越不能在穿上讓自己受罪,把不舒服留給別人,這才能像個人物。任性才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


這才是中國中斷的傳統,它形成差不多正好一百年,而且居然被人接上了。


中式大禮服


接上中國傳統的是唐裝。


唐裝其實並沒有被遺忘,在設計師餘鶯女士想出唐裝這個光輝的名字之前,唐裝通常被人們稱為壽衣,2001年APEC會議上,各國元首統一套著唐裝亮相後,它一下成了非正式國服。


▍2001年APEC會議上各國元首統一唐裝亮相


唐裝可視為長袍馬褂的遺腹子,雖然形略有別,但神同源,而後者在民國時代,長期是服裝的最高規格,可認為是事實上的國服。


按通常說法,中山裝才是民國時代非正式國服,而且還有象徵三民主義、國之四維、五權憲法的廣泛說法,不過於史無徵。而且,無論蔣介石還是孫中山,中山裝通常更多用於強調國民黨的場合。


真正在全國推廣了中山裝的應當是蔣介石。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影響逐漸及於全國,它日後成了後來散佈各地的國民黨標準幹部服,在禮服序列中並不具備最高位格。


位格最高的,其實是長袍馬褂。孫中山則大半生都是標準西式裝扮,晚年才與中山裝結緣,孫中山對後世服飾影響,遠非中山裝這麼簡單。


▍身著西裝的孫中山


1912年滿清退位,全國掀起易裝潮,脫掉松垮的袍褂,穿上緊窄西裝,精神面目頓時由食草動物而食肉動物,但這股易服風潮帶來了一場意想不到的災難。


中國幾乎不能生產西裝所需呢料,不得不大量進口;而傳統長袍馬褂突然無人問津,綢緞店鋪和裁縫店紛紛倒閉,洋裝裁縫則生意爆棚。中華國貨維持會不得不致電孫中山,希望禮服禮冠定為國貨。


孫中山當然是堅定的西裝派,雖然同意“常服聽民自便”,並展望將來西裝衣料必然會用國貨,但堅持“禮服在所必更”,且“故乘此時機,欲盡去其舊染之污習”。


袁世凱接任大總統後頒佈的《民國服制》,同樣堅持服飾西化觀。男式禮服分大禮服、常禮服,大禮服又分晝、夜兩款,皆西式,而常禮服除西裝外、褂袍也被承認,中西並存,作為一種過渡。


▍民國服製圖


但如果此時為了有機會穿的像個人物,花重金定做一套西式大禮服,很可能再也沒機會用上。


1917年後孫中山突然戒了西裝,喜歡上了在原本被他認為應當革除的褂袍,只在政治意味象徵濃厚的場合才穿中山裝。孫中山不是一個人,因為率先穿上西裝的先進分子們,這時紛紛改穿褂袍。


時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尾聲,戰爭爆發不久,一個西方知識界傳來的聲音開始鼓舞中國的人心,大意是,世界大戰證明西方文明完蛋了,甚至還要向東方文明取經。被西裝綳得太緊的先進分子多少松一口氣,一下發現還是自家寬鬆的褂袍最舒坦。


它甚至是一次席卷世界的風潮,幾乎所有非西方國家那些崇尚西方的精英,都經歷了一次西裝轉民族風的劇變。最激進的是甘地,他脫下西裝後,乾脆裸出一身排骨,化身為苦行僧。


只有兩個國家例外,一個是日本,西服已經穿慣改不回去了,另一個是即將滅亡的奧斯曼帝國,凱末爾將用西裝強行替代伊斯蘭服飾的方式重塑土耳其。


▍凱末爾政府禁止宗教服飾(包括女性不得佩戴面紗),推動西裝的普及


雖然長袍(清代稱大褂)是滿人服飾,而馬褂與滿清關係更為濃厚,但比起西裝還是要親切得多,更何況滿清早已垮臺,長袍馬褂也沒那麼讓人討厭了。


對西裝功利主義的熱情一旦退卻,禮儀上立即出現了大禮服的空缺,怎麼填?只要在常禮服的褂袍外再套上馬褂(民國早期馬褂一度被淡出),它立即就升級為大禮服。


如果不理解馬褂的功能,便不能理解李宗仁的怨憤。


1948年5月20日10點05分,蔣介石和李宗仁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副總統,身穿藍色長袍馬褂的蔣介石宣讀53個字的誓詞時,一身軍裝的李宗仁立在左後方,兩眼平視,雙手下垂,作立正狀,沒有一句“臺詞”的李副總統看上去像跟班。


▍1948年5月20日蔣介石、李宗仁在就職典禮上


《李宗仁回憶錄》認為這是蔣介石的陰謀:李曾問蔣就職時如何穿著,蔣稱大禮服,李覺得不可思議,因為蔣從來不穿大禮服,但還是做了一套大禮服,不久蔣又通知穿軍裝,結果成了長袍馬褂的跟班。


參加觀禮的民社黨主席徐傅霖特意自嘲:“我在民國元年做有燕尾服一套,可惜現在穿上不合潮流了。”當天在場3500餘觀禮者服裝五花八門,按西方禮儀身著燕尾服的除了150位外交使節,只有任司儀的洪蘭友(國民大會秘書長)和吳鼎昌(國民政府文官長)。


唐裝,其實就是當年的馬褂。


文化的任性


作為大禮服,唐裝的好處就是隨意,隨便那麼一套,規格就上來了,完全無需像西式大禮服一樣繃著;任意身材,它都裝得進去,任意動作,它都不會變形,任意氣質,它全滅,死人活人都適合。


▍北大教授孔慶東


如果你已被大眾認為是個人物,甚至已經被大家叫做X爺,唐裝就顯得太正式,它還是會顯得拘著,不舒坦,這就是對自己的不尊重、不自信。穿身燕尾服你就必須彬彬有禮,但穿了唐裝你也太不好粗聲大氣。


所以,必須穿得更低調隨意,質料柔和貼身的對襟中式裝,若是深色,袖口必須露出一截白,腳蹬百納布鞋。這是有文化的任性。


北方爺多,稍微大點的局,難免會遇到一堆認為自己應該任性的腕兒。令人氣憤的是,《舌尖上的中國》系列播出後,不少餐館跑堂的伙計居然也開始一身粗布對襟中式裝,白襪黑布鞋。


▍中國化的“西裝”


只有細節才能決定是爺還是伙計。


在北京這樣有文化的地界,不被人誤認為伙計,手腕上一定要有串珠子,木頭、礦物都行,金子就俗了。這是中式對襟衫的好處,是個爺哪能不隨身帶一堆把件?穿燕尾服,手腕不能掛珠子,口袋不能揣東西,唐裝好點兒,但也塞不了太多東西。



▍某文玩愛好者


光有珠子還不夠。一口不整齊的黑黃牙齒是標配,牙齒上的包漿,煙、茶造就,旁人無法代勞,不像珠子,找個不愛洗澡的河南閑漢手盤半年就能像模像樣。


出了山海關,木頭和礦物珠子得改成金的,必須加長,所以只能掛脖子上。為了和珠子搭配,身上的衣料就絕對不能是看上去像粗布,必須絲綢,這樣袖子才會經常滑到臂彎,不經意露出胳膊上紋著的爬行動物。


在長江以北,要能hold住這身裝扮,光養肚子還不行,後腦必須要有槽子肉,它的妙處有二:不悅時,梗著脖子慢慢偏過頭打量,不怒而自威;情到酣處時,槽子肉參與共振,直著嗓子嚷嚷時,才能像個爺一樣豪邁。


南方人普遍對自己不夠任性,爺少。穿著講究中規中矩,尤其長三角,極致的便是上海老克辣,他們小心翼翼的精緻,相當不符合中國國情,活該後繼無人。


在南方,敢於腳踩布鞋一身中式對襟的,多半就是老師或大師了。師和爺不同,必須相貌清矍,一看就是餐風飲露修煉出來的,所以服裝質料無所謂,但顏色必須淡雅,換上北方裝束,那就真成了伙計。


保險起見,師的鼻子上一般都有一副眼鏡,以黑框圓眼鏡為宜。南方的師,必然是沉思狀的,臉上掛著常年便秘的痛苦,即使偶爾一笑,也要讓人看到背後的憂傷。牙齒必須整齊,至少不能有包漿。


▍國學大師文懷沙


商人穿上唐裝就差不多等於宣告自己是儒商,或打算成為儒商,若是穿了對襟中式衫,腳蹬圓口布鞋,那肯定是已經悟出了道,起碼是正在悟。


唐裝、中式對襟裝的最大妙處,是布扣子下深藏著“中國傳統文化”六個字可能蘊含的一切正面意象。它之所以可以附加無窮多的文化想象,要訣便是休閑、隨意和任性。


所以,未必一定非得唐裝、對襟衫,只要能穿出這感覺來,境界反而更高,譬如不久前去世的中科院院士李小文,網上熱議不是因為其專業——反正大家都看不懂,而是他隨意的穿著:“外表不羈但是有著仙風道骨”、“維護了傳統知識分子的風骨、本色、隨性”……


▍中科院院士李小文


質料、顏色與長短


蔣介石的精氣神非常適合穿西裝,但他一輩子只在兩個時段穿過西裝:留日期間和1927年8月14日下野期間,唯一一次穿大西裝,是1927年12月與宋美齡結婚。


▍1927年蔣介石下野後前往日本,期間西裝革履地拜訪了澀澤榮一


服裝上,蔣介石是個復古主義者,喜歡長袍馬褂,蔣介石能把它穿出大禮服的味道。兩者在顏色講究上完全一致,皆以深色最為隆重。長袍馬褂被他穿到1975年,他或許是長袍馬褂的最後守護人。


上井岡山前,毛澤東一直穿長袍,但終生不曾穿過馬褂,對窮書生不但太貴而且派不上用場。毛參加1921年中共一大時,完全有能力置辦一套。共產國際遠東局會後給每個參會代表20銀元路費,毛只把它用做飽覽祖國大好河山增益見聞的川資。


相比蔣介石,中山裝在毛身上才真正穿出了大人物的隨性。蔣介石身板挺拔,中山裝有明顯的收腰,修身合體,而中共領導人的中山裝寬鬆舒適,下擺肥大,有中式褂袍之感。


▍中共領導人的中山裝


由於長袍馬褂屬於反動階級的服裝,所以中山裝是新中國唯一的禮服,甚至是常服、便服,它自然會帶來一個問題:如何讓中山裝之間有大禮服、常禮服、便服之別?


質料、顏色、長短可以讓中山裝分隔成明顯的檔次來。普通人穿的布料和首長們的呢毛料,可一眼分辨出檔次來。


更重要的是顏色。與西式大禮服以黑色深色為貴相反,中山裝的顏色位格是以淺色為貴,頂級首長的中山裝,不外乎淺灰色系、青色系、淺藍色系幾種,同樣是高級呢料中山裝但位階次一等的首長,則是深藍、藏青,黑色是用來參加同事葬禮的。


從斯大林時代的蘇聯到北韓、中國、越南,皆是如此。


一個人到底是該穿淺色系,還是該穿便於襯托淺色大哥的深色中山裝?界限大致劃在是否有資格留主席頭上。留主席頭的首長,可以披一件呢子風衣。


只要是呢料中山裝,走路時就可以雙手背在身後,留給警衛員一個思考的背影。右手可以捏著燃到一半的煙。如果是穿著淺色中山裝,可以在煙灰掉到身上前,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喃喃自語:我們的人民太好了。


在穿著的隨性上,卡斯特羅、金正日、卡扎菲這種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首長,一齣場就自帶10個點的附加心理殺傷力,如果對方穿著大禮服出場,再增加10個點。


▍卡斯特羅、金正日、卡扎菲


穿著淺色中山裝的首長,碰到這種對手怎麼破?


無論顏色深淺,必須黑皮鞋配白襪子,坐在沙發上與外賓談笑風生時,白襪子上露出一小截腿,可附帶增加10點的心理殺傷效果,準確吐痰命中痰盂,增加20點殺傷。


▍鄧小會會見撒切爾夫人


當場KO對手不難,可在游泳池邊光著上身與西裝革履的來賓暢談核冬天。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