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達人

真問真答:順產好還是剖宮產好? 大象公會


首先,第一個問題犯有原則性的錯誤,任何被現代醫學認可的醫療手段都沒有“好”或“不好”,只有“適合”與“不適合”——當然,這並不妨礙我們比較這兩種分娩措施,拋開技術細節,二者對母嬰雙方的影響也有顯著的區別.最直接的,剖宮產母親的死亡率更高.2014年,發達國家每1...

大象公會 大象公會 知識,見識,見聞.最好的飯桌談資.知道分子的進修基地

首先,第一個問題犯有原則性的錯誤,任何被現代醫學認可的醫療手段都沒有“好”或“不好”,只有“適合”與“不適合”——當然,這並不妨礙我們比較這兩種分娩措施,拋開技術細節,二者對母嬰雙方的影響也有顯著的區別。


最直接的,剖宮產母親的死亡率更高。2014年,發達國家每10萬例剖宮產有13名產婦死亡,每10萬例自然分娩只有3.5名產婦死亡,前者是後者的4倍左右,發展中國家可能更高。但剖宮產常常用於高危產婦和緊急情況,本來就有相當高的分娩風險,所以剖宮產的實際危害並沒有這麼大。


但是剖宮產母親的確有很多愈後問題。首先像所有腹部手術一樣,剖宮產有更高的風險發生創口粘連、切口疝和傷口感染,手術中的麻醉也可能引發“硬膜穿刺性頭痛”,這些都讓剖宮產的產後恢復期比自然分娩時間更長。其次的,剖宮產傷口更大、疼痛時間更長,限制了產婦活動,不但妨礙了惡露排出,還有更可能誘發靜脈血栓和產後抑鬱。除此之外,剖宮產也會提高後續妊娠中的前置胎盤、侵入性胎盤、疤痕處胎盤、子宮破裂等重大問題的出現幾率,在放寬二胎政策之後,這一因素也應納入考慮。


剖宮產示意圖


對於嬰兒來說,剖宮產也有許多不利的影響。選擇性剖宮產的分娩時間來自推算出的預產期,而不是“瓜熟蒂落”後的宮縮,這大大增加了不足月分娩的概率,從而提高了新生兒低血糖、呼吸困難甚至敗血症的發病率,這使得妊娠37周的新生兒死亡率可達39周足月嬰兒的3倍。在沒有胎位風險的同等情況下,出生28天內新生兒的死亡率於剖宮產是1.77‰,於自然分娩是0.62‰


排除不足月分娩的不利影響,正常的產道擠壓對於新生兒適應體外環境也有著重大的意義,它首先可以幫助新生兒排除呼吸道內的羊水,所以剖宮產嬰兒有著更高的肺積水發病率;還可以幫助新生兒的神經系統做出應激反應,加強自主呼吸,並促進大腦前庭發育,更好地協調運動,剖宮產嬰兒相比之下有更高的感覺統合失調綜合症發病率,表現為活動量不尋常的過高或過低、對刺激敏感或遲鈍、缺乏註意力、自我管理能力差等。


所以總的來說,剖宮產是一種針對危險妊娠和意外情況的緊急措施,對母子雙方都有諸多不利影響,不應當作為分娩的首選,但是在產力、產道、胎兒和精神狀況等分娩因素髮生意外的情況下,要及時遵循醫囑採取剖宮產終止妊娠,因為害怕手術就堅決自然分娩,肖志軍妻子雙亡的慘劇就可能再度上演。


但相比之下,中國人卻意外地喜歡剖宮產:世界衛生組織(WHO)給出的剖宮產期望比例是15%,醫療條件良好的國家往往超過這個數值,中國尤甚,到2012年已達50%,個別醫院可達驚人的80%。


騰訊新聞《今日話題》針對剖宮產和順產做的讀者調查,結果顯示近9成的人更傾向於自然分娩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當其衝是產婦及家屬的觀念,很多中國人錯誤地相信剖宮產不疼痛、少受罪,還有很多人想當然地以為“剖宮產不擠孩子腦袋,長大了肯定更聰明”,更有甚者想用剖宮產給孩子選個吉利生日。產婦一旦因此打定主意,院方就不得不予以照顧,因為產前心理直接關係到分娩時的精神狀況,而自然分娩必須有堅定的決心。所以院方也是其中的關鍵因素,許多醫生為保守起見會高估可能的分娩風險,為孕婦推薦剖宮產。甚至有居心不良的醫院眼見剖腹產費用更高、住院時間更長,就出於經濟利益而推薦剖宮產,這是某些醫院超高剖宮產率的直接原因。


而在這些因素之上,中國奉行的獨生子女政策是更加根本的因素,這一方面讓孩子的地位變得不可思議地高,一切妊娠風險都格外地放大,一切迷信思想都因此而滋生,產婦需要承受的痛苦卻顯得無足輕重;另一方面沒有後續生育的“後顧之憂”,剖宮產對母體的損傷也不需納入考慮,這都讓剖宮產變成了許多新家庭的優先選擇。


最後,再次強調開頭那句話,任何被現代醫學認可的醫療手段都沒有“好”或“不好”,只有“適合”與“不適合”。在決定採取何種分娩手段的重大問題上,我們第一考慮的應當是醫生專業的診斷,而不是一廂情願的偏見。即便遠方出於某種原因選擇了過於保守的方法,也會有更可控的風險。


註意:本文不代表任何具體的醫療建議,相關事宜請遵醫囑。






由於把奶和茶混在一起這種喝法太容易想到,因此“正宗”奶茶的具體起源已經不可考。世界各地有風格完全不同的“奶茶”——從亞洲到歐美到非洲,從北到南,大概有十幾個主要的流派,它們下麵有幾乎無窮無盡的衍生做法。


奶茶在歷史上扮演了有趣的角色:“奶茶路”連接了亞歐非美四大陸以及大洋洲國家,奶茶本身也意外地催生了統計學的一個重要進步。


世界“奶茶路”的大致面貌


最初,中國是茶葉的原產大國,周邊的游牧民族和喜馬拉雅居民可以買到出口的、緊壓的“磚茶”,並加入奶、鹽和香料,煮成奶茶。直到今天,蒙古、新疆、中亞一線,以及西藏、喜馬拉雅居民,依然採用類似的方式煮奶茶,只不過這種咸奶茶有濃重的膻味,難以為外地人接受。


通過廣州的海路貿易,中國茶葉傳入印度。至今,印度人依然稱茶為Chai,粵語中“茶”的發音。印度人完全革新了奶茶的喝法:在印度,奶茶第一次呈現出甜香(而非咸膻)的口味。


為了除濕,北部印度的煮奶茶通常加入胡椒、薑、豆蔻等香料。印度南部的拉茶,則以兩個茶壺將奶和茶倒來倒去,在空中“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線,以混勻奶和茶的高難技巧著稱。今日印度、馬來的拉茶,即為同源。


1600年前後,荷蘭的東印度貿易將茶葉送往歐洲。在經歷了將茶葉當成藥品嚼的尷尬階段之後,荷蘭人終於從印度人那裡(另一種說法是從一個香港官員的奇思妙想那裡)學會了喝奶茶。扔掉了各種香辛料的荷蘭人開啟了茶、鮮奶、糖的歐陸奶茶風格。


荷蘭人在臺灣開闢了茶園。臺灣的奶茶直接來源於荷蘭式的奶茶,講究味道的平衡。


英國人的奶茶最初是從荷蘭人手裡學來的。英國貴婦貝德福德第七公爵夫人安娜最初在英國引領了其喝下午茶的風潮。在歐陸奶茶的框架上,英國人加上了很多講究:錫蘭紅茶、用小杯,配司康餅等等。


英國奶茶搭配司康餅


殖民時期,歐式奶茶的做法又被商人們傳回日本、東南亞和香港。日本將本土的抹茶與牛奶混合,形成了奶綠的風潮;香港人不習慣英式奶茶的淡味,便炮製了用濃錫蘭紅茶和高級淡奶調和的港式奶茶。由於濾茶網有點類似於絲襪,“絲襪奶茶”這個名字就流傳開來。除此之外,大洋洲的澳大利亞、紐西蘭,以及非洲的盧安達等國家受歐洲影響,也有茶加牛奶的習慣。


以上就是世界“奶茶路”的大致面貌。至於臺灣的新派“珍珠奶茶”,則是在由濃茶、蜂蜜和可可粉搖成的“泡沫紅茶”基礎上,加入了臺灣傳統小吃“粉圓”。臺灣不少奶茶店都宣稱自己是珍珠奶茶的“第一戶”,至今也沒能有所定論。但80年代末、90年代初,珍珠奶茶忽然就火遍了臺灣。


更為誇張的是,在奶茶圈,有一個存在了幾十上百年的爭議:到底是是奶加到茶里,還是茶加到奶里?持兩種意見者漸漸分成兩派,臺灣美食家葉怡蘭女士稱這兩派人“各有各自的理論立場與觀點,壁壘分明誰也不讓誰”。這兩派人還煞有介事地給自己取了簡稱——茶加到奶里,稱為MIF(milk in first);奶加到茶里,稱為MIA(milk in after)。


科學地來講,似乎“MIF”(茶加到奶里),味道更好。食品科學家Herve This教授的《鍋里的秘密》中稱,牛奶中的蛋白質能抵消茶的部分苦味。如果把牛奶加到茶里,由於一般而言牛奶較涼而茶較熱,更多蛋白質會受熱變性、作用減弱。而如果把茶加到牛奶里,熱茶會迅速冷卻,變性的作用就沒那麼明顯。


2003年,英國皇家化學學會也進來摻和了:化學家Emsley發表的“完美泡茶法”,支持“MIF”(奶加到茶里)。但實際上,人的味覺能不能MIF和MIA的差別呢?


還真有人做過實驗。這是早期統計學一個著名案例:“女士品茶問題”。由於英國上層們對奶茶爭論不休,著名的統計學家羅納德•費希爾爵士特地做了實驗,請了一位女士來分辨若幹杯兩種奶茶,並將實驗用到的統計方法寫進了他革命性的著作《實驗的設計》中。


羅納德•費希爾爵士的實驗“Lady Tasting Tea”被後人製成視頻


奶茶就這樣改變了統計學的研究方法,也影響了一大片使用統計方法的科學研究。另外,據說該女士全部分辨對了。





歐洲出現數量眾多但面積很小的國家的最直接原因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列強對歐洲各國領土的重新劃分,這一政治遺產基本奠定了目前歐洲國家格局。深層次的原因是民族國家理論的實踐和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歐洲民族主義浪潮的傳播。


現代國家及其前提要素——主權、領土、人民——的觀念確立,是相當晚近的事情。在我們一般的理解意義上,歐洲的封建制似乎在中世紀結束後就順利過渡到現代的民族國家體系,但是我們往往忽略了中間重要的階段——絕對主義王權(或絕對君主制)時期。


翻開歐洲中世紀的地圖,我們你會發現西歐被封建制分割得破碎無比。雖然目前歐洲的現代國家都能夠在其中找到一些影子,但是它們並沒有直接的歷史繼承關係。因為封建制下細碎的封地並不是現代民族國家。


西歐中世紀末期地圖


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條約》結束了三十年戰爭,也確立了現代國家內涵要素和外延關係,這被視為現代民族國家和國際體系的起點。但是西歐各主要國家並沒有立即進入以立憲政體為主要形式的民族國家階段。相反,各國剋服封建制的主要方法都是建立起以中央君主掌握國家主權與治權的絕對君主制體制。普魯士王國和撒丁王國在十九世紀的統一戰爭一定意義上屬於絕對君主制的終曲迴響。到十九世紀末,歐洲大陸的國家按照現在的政治標準大部分是跨民族的君主“帝國”:德意志第二帝國、奧匈帝國、義大利王國、俄羅斯帝國、土耳其奧斯曼帝國、西班牙帝國。



十九世紀末的歐洲地圖


法蘭西共和國並不在此列,因為法國是歐洲大陸最早完成民族國家轉型的國家。法國大革命確立了共和立憲政體,也產生了最早的政治民族主義:同屬於一個民族共同體的人民,有權在一個邊界明確的領土內成立自己的國家。這種民族主義觀念直接刺激了十九世紀歐洲重要的領土變遷:馬志尼等運用民族主義號召統一義大利,普魯士重建日耳曼歷史以凝聚德意志國家,而希臘人則試圖脫離奧斯曼帝國,奧地利帝國變為二元君主制的奧匈帝國,俄羅斯帝國藉口巴爾幹半島上的人民多是同一民族的斯拉夫人而插手此地事務。


民族主義最重要的是確立判斷民族的標準,這一時期民族學、體質人類學、語言學、歷史學等深受民族主義的影響,出現了一系列的標準,比如血緣為標準的種族民族主義、語言為標準的語言民族主義、地域為標準的地緣民族主義等等。但是二十世紀的政治學者、人類學者的工作已經表明“民族”不過是一個想象的共同體。


歐洲的語言分佈



歐洲的民族分佈


第一次世界大戰正是在十九世紀末濃烈的民族主義氛圍下爆發的,這種氛圍是如此的濃烈,以至於本應該沒有國界差別的馬克思主義社會黨紛紛轉向支持本國政府進行戰爭,葬送了第二國際。戰爭的結果是歐洲大陸的四個主要君主“帝國”——德意志的霍亨索倫王朝、奧匈的哈布斯堡王朝、俄羅斯的羅曼諾夫王朝、土耳其的奧斯曼帝國——全部瓦解。為了重振歐洲秩序,剛剛崛起的美國帶來了“威爾遜十四點”,民族自決建立國家以及立憲政體成為基本共識,於是歐洲戰勝國列強按照自己的政治需要,藉著“民族自決”的原則,在曾經的四個帝國的領土上重新劃定了歐洲的國家版圖,眾多民族國家紛紛建立,這便是歐洲國家眾多而面積較小的開端。這也被稱為第一波民族主義浪潮。


一戰前後歐洲各國領土變遷圖


二戰打亂了一戰的歐洲國際體系,戰後的雅爾塔體系一定程度上恢復了一戰後歐洲的國家形態,但是東歐仍存在一些跨“民族”的社會主義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蘇聯等。待至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蘇東劇變時,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民族主義浪潮再次抬頭,民族自決與民主憲政再次消解了社會主義的政治成果:捷克斯洛伐克一分為二,南斯拉夫一分為七,蘇聯一分為十五等,這也被稱為第三次民族主義浪潮。(第二次民族主義浪潮是二戰後各殖民地國家的獨立浪潮。)這一浪潮對同是“多民族”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也有著深遠的影響。


冷戰結束前後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