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讀書

笑笑的卑微愛情


深夜十點,陪你讀書文 鞭鞭於白水大年初二.上海.在母校T大學旁一家小飯館里,我見到了已失聯半年的陳笑笑.我興奮地倒上酒:“你個碧池終於出現了!你走這半年跟消失了一樣,出國之後微博都沒再更新,我微博留言你也沒回覆.怎麼樣,你和你家周楠在悉尼讀書讀得還順利麽?鴨店...

十點讀書 十點讀書 讀好書、每晚十點讀書,關於好書、美文、書摘、連載、書店、書單…… 這是你要找的十點讀書,其他號為模仿,請認準.新浪微博,荔枝電臺等平臺均叫十點讀書.

點上方藍字可加關註

a

微信號:十點讀書

深夜十點,陪你讀書


文 鞭鞭於白水


大年初二。上海。

a


在母校T大學旁一家小飯館里,我見到了已失聯半年的陳笑笑。我興奮地倒上酒:“你個碧池終於出現了!你走這半年跟消失了一樣,出國之後微博都沒再更新,我微博留言你也沒回覆。怎麼樣,你和你家周楠在悉尼讀書讀得還順利麽?鴨店和脫衣舞酒吧有沒有去呀?哈哈!”


我和陳笑笑是大學四年的好基友,和周楠也是熟識。周楠和陳笑笑是T大學那一屆的傳奇人物。


周楠是從新疆重點高中高分考進T大學的,數學極好,英語很爛。他爸聽說是搞房地產的,他媽是新疆自治區組織部副部長,典型的官二代+富二代。陳笑笑,上海本地小姑娘。能歌善舞,創作才能極佳,情商極高,處處為他人著想。在朋友和路人的口碑中從無差評。具有上海學生的特質——英語極好,數學白痴。


a

這樣的兩個人,走在了一起,簡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大學里的考試,周楠給笑笑抄數學,笑笑給周楠抄英語。兩人搭配默契,無往不勝。在活動方面,他倆幾乎包攬學校和學院各大晚會的主持。任何活動他們幾乎都是成雙成對出現。幾乎全校都知道這一對郎才女貌珠聯璧合的情侶。


《一代宗師》里趙本山說,有人當面子,就得有人當裡子。周楠當的是面子。他性格強勢,能說會道,經常三兩句就能把對方侃得暈頭轉向。他經常開玩笑說後悔自己沒去做傳銷,否則他現在早就坐在安利老總的躺椅上了。笑笑也甘願當裡子,她是周楠這朵紅花身旁的綠葉,她幫周楠打理各種人際關係,包辦各種台前幕後的主持稿。周楠也對她服服帖帖。


每當有人問笑笑,你就這麼甘願給周楠做陪襯嗎?你明明可以自己獨當一面啊。笑笑總是笑笑說,遇到這樣一個男生是福分,沒什麼不甘的。


大學畢業後,兩人一起去了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讀金融學碩士,之後雙雙杳無音信。

a


“澳洲那邊到底是有多浪啊?你倆都被浪催了吧?半年都不跟我聯繫。”我有點不滿地埋怨道。畢竟作為笑笑和周楠在大學里最好的朋友,出國後他倆半年都不聯繫我,讓我一度懷疑我們四年的友情是不是存在,“就你回國過年了嗎?周楠回來了嗎?”


笑笑喝了口酒,語氣異常平靜:“我,根本沒去悉尼。他也是。”


空氣就像她的語氣一樣平靜。我放下了剛要喝的酒。我知道,今天有故事聽了。而且這故事應該不是很美妙。她開始跟我講起她和周楠的故事。


a

大三暑假,笑笑接到周楠一個電話。“笑笑,畢業後跟我一起出國讀碩士吧。”這個消息,對於對未來糾結無比的笑笑來說,無疑是振奮的。因為以笑笑的績點,保研是不夠資格的。她也不想考研,考研過程太痛苦,而且還不一定能考上。畢業後直接工作,笑笑又不甘心。此時男朋友提出一起出國讀研,無疑是一盞明燈。既能延續彼此的感情,又能得到更高的文憑。


“好啊,咱倆申請哪個國家?”


“澳大利亞的,新南威爾士大學,你聽過麽?特好一學校,我媽跟那學校副校長特別熟,咱倆只要申請就絕對沒問題!”


“聽你的。”笑笑知道,周楠的媽媽是新疆組織部副部長,他在這四年裡已經說過無數次了,並且不讓她隨便往外說。笑笑也懂,官二代查的嚴著呢,她也嚴格為周楠保密。

a


由於靠的是周楠家裡的關係,笑笑總覺得自己虧欠周楠什麼。大四開學,她咬了咬牙,暗示周楠。“要不今晚咱倆出去住吧。”


周楠給了她一個一貫迷人的笑:“你是不是覺得欠我啊?不用,等我真的辦好了出國再說吧。”笑笑翻了個白眼:“那到時候我可不一定給咯。”心裡卻是一陣感動。


她拼命幫周楠準備雅思考試,恨不得自己替他考。雅思成績出來了,笑笑毫無懸念考了7.5,輕鬆超過新南威爾士大學要求的雅思線。她第一時間給周楠打電話,“親愛的你考的怎麼樣?”


a

“呼…太懸啦!我6.5,剛好過線。”電話那端的周楠帶著一種大難不死的語氣。


“哇喔!萬里長征第一步,成功!”笑笑打心眼裡為周楠高興。因為她知道,就周楠的英語實力能過雅思,那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小意思。我想做到的事,沒有不可能。接下來,你把你護照給我。我來搞定咱倆的簽證。”周楠瞬間恢復他那掌控一切的語氣。這語氣笑笑四年來無比熟悉,也無比安心。


然而幾個月過去了。簽證和OFFER都還沒有消息。

a


“周楠,澳大利亞簽證和新南威爾士大學的OFFER啥時候下來啊?”6月,畢業答辯結束後,笑笑裝作不經意地問了周楠一句。


“噢噢,已經下來了。前段時間忙畢業論文,忘跟你說了。”周楠拍了下腦門。

“我去,這你都會忘!你把我OFFER給我看一眼唄。”


“OFFER寄到我新疆的家了。我明天回新疆待一段時間,下個月給你帶來啊。”

a


8月,笑笑的內心像上海的夏日一樣焦躁。笑笑約在人民廣場一家快餐店見面。一個多月未見的周楠背了個書包,悠然而來。還沒等笑笑開口,周楠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摺疊的紙質文件拍在桌子上。


“喏,你的黃金OFFER。真是的,催催催,天天打電話催。為這麼張破紙把我從新疆折騰過來。”


笑笑看著眼前的OFFER,看著OFFER上新南威爾士大學的蓋章和校長簽名,心裡的大石頭總算落下了。一直以來,她為了這張“破紙”忍了太多氣,吞了太多聲,生怕惹到周楠。四年來她第一次覺得和周楠談戀愛好累,但她的未來現在和周楠拴在一起,她別無選擇,唯有小心翼翼地維持他們的感情。


a

周楠臉上微微的慍氣將笑笑從神游拉回現實。笑笑連忙賠笑:“嘿嘿,為了這張破紙,我這不是正在請我自己的男朋友吃大餐嘛?對了,我的簽證也給我吧。”


“嗯,好。”周楠停下筷子,將手向後伸到自己書包里,摸索了幾下。然後將書包放到自己懷裡,又摸索了幾下。“找不到了?沒在我書包里…莫非是我忘帶了?”周楠自言自語。


咯噔一下,笑笑剛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彆著急啊我給賓館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周楠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喂?XX賓館嗎?您幫我看一下1208房間里有沒有一個白色的文件袋?噢…有是嗎?好的謝謝啦。”

a


放下電話,周楠沖笑笑撇了一下嘴:“果然忘帶了。我這狗記性。”


“那我陪你去賓館拿一趟?”


“我跟哥們約了去杭州玩,今晚不回賓館。之後再給你吧。”


a

笑笑見周楠滿臉都是要和哥們出游的興奮勁,也不想掃他的興。自己卻沒意識到,自己被周楠掃興了。


10月1日,國慶節。笑笑收到周楠的簡訊:寶貝,機票買好了喔。10月17號下午3點。笑笑興奮地回覆:真的嗎!我看看我看看!找個時間把我的機票給我吧。


“機票有啥好看的?給你你也得弄丟!還是放我這兒吧!到了機場再給你!”周楠回覆的簡訊保持著他說話一貫的強勢。


“那…你拍張照給我,至少讓我確認一下機票啊。”

a


“行吧那你等一會兒。”


沒多久,笑笑手機收到一條簡訊。是周楠轉發航空公司的機票確認簡訊:


【陳笑笑】先生/女士,您乘坐的QF130航班將於10月17日15:00在浦東機場T2航站樓起飛。請您…


a

看到了機票確認簡訊,笑笑放心多了。接下來的日子里,笑笑悠哉悠哉地買著出國需要的各種裝備,打包著各種行李。整裝待發。


17號一大早,笑笑被周楠打來的電話吵醒。


“笑笑,咱今天飛不了了。”


“WTF???什麼情況???”迷迷瞪瞪的笑笑一下子清醒了。

a


“我特麽…看錯機票時間啦!上面寫的是18號下午3點半,我一直記的是17號。哈哈哈!”


“噢噢…這樣啊哈哈哈嚇我一跳,那沒事呀咱就明天飛唄。”


“嗯嗯,我手機快沒電了先掛了啊。你今天好好玩兒吧!”


a

“咦?可是你發來的機票簡訊上寫的就是17…”電話掛了。


笑笑再打過去,關機。算了,等一天而已。無所謂啦。笑笑心裡安慰自己。


18號一大早,笑笑又被周楠打來的電話吵醒。


“笑笑,咱今天又去不了了。”

a


“啊?為什麼啊?”


“我奶奶昨晚上死了。”


“……”


a

“我現在在機場呢,得馬上飛回新疆。”


“那咱的機票…”


“機票你放心,我已經幫咱倆都改簽了。改簽到10月30號。”


笑笑有些慌神了,又有些憤怒。她不明白這一拖再拖是什麼情況,也不明白周楠的奶奶怎麼這麼牛逼,死的如此是時候。她儘力保持冷靜地說:“那我現在去機場,你把我的機票給我,我先飛去悉尼給你打前站,你到30號飛來行不行?”

a


“來不及了,我現在馬上上飛機了。你放心吧,30號咱倆指定能飛,我保證哈。”電話掛了。


笑笑在煎熬中等了10天。她一方面怕出國的事情再有變故,一方面又怕影響到周楠喪奶的悲傷情緒,堅持不去打擾周楠。而周楠也一條簡訊都沒有來。28號凌晨,笑笑失眠了,她再也坐不住了,鼓起勇氣試探性地給周楠發去一條簡訊:“奶奶的後事料理的怎樣了?你現在還好嗎?”


“當時你心裡真是這麼想的嗎?”我插了句話。


a

笑笑把酒盃重重摔在桌上:“狗屁。Who care他奶奶?我當時心裡的臺詞是‘該滾回來了吧?30號咱可就飛了啊!’”


過了一會兒,周楠回覆了簡訊:“奶奶已經火化。我現在情緒好多了。明天回上海,30號咱們機場見。”


笑笑長舒一口氣,這次終於妥了。


接下來的兩天,笑笑一直和周楠保持簡訊聯繫,說些有的沒的。笑笑也不主動再提什麼出國機票之類的事情,她怕又惹到周楠的怒點。在30號前,她變得各種小心翼翼。而周楠也照常與笑笑打著哈哈,就像他們四年來的日常一樣。No news is good news. 笑笑這樣安慰自己。

a


30號這天,笑笑的爸媽特意請了假,從早上就開始忙活做一頓豐盛的送行午餐。媽媽穿著圍裙在廚房炒菜,而爸爸一直在客廳打包女兒的行李箱,又興奮又不捨。笑笑也很開心。好事多磨,總算可以順利起飛了。她在廚房與客廳間兜兜轉轉,跟爸媽討論著到了悉尼應該住什麼home stay,悉尼哪裡好玩,到了聖誕節把你們老兩口接來悉尼玩。


中午12點,菜上桌了。一家三口圍坐,爸爸開始斟酒。就在三人開心碰杯的一刻,笑笑的手機響了。一條簡訊。周楠發來的。


“笑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開口。我一直找各種理由拖延,就是為了想把這件事辦好而爭取時間。我想盡了各種辦法,但簽證還是有問題,批不下來。我知道我也瞞不住了…我其實根本沒回上海,人還在新疆。你再給我一個月時間好不好,一個月之後我保證能辦妥,帶你去悉尼…”


a

笑笑,完完全全地,徹頭徹尾地,懵逼了。趕忙給周楠打電話。周楠直接掛掉。再打。再掛。


笑笑的爸媽此時顯然也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媽媽平靜地拿過笑笑的手機,給周楠發了一條簡訊。


“周楠,不管你在哪裡,限你今天之內必須出現在我面前。之前辦簽證你找我要了5000塊錢,存根我還留著。當時我很不巧有個習慣,我打電話喜歡錄音。你已經構成詐騙罪了。今天你不出現,我就報警了。”


一個小時後,周楠神奇地出現在笑笑家門口。笑笑的媽媽輕蔑地哼了一聲,對笑笑說:“孩子,以後記住了。對賴著皮假強硬的人,你要比他更強硬。”

a


當麵攤牌。


笑:你不是在新疆嗎?


周:沒有,我一直在上海。


a

笑:你雅思真的考過了嗎?


周:沒有。


笑:你媽真是新疆組織部副部長嗎?


周:不是。

a


笑:那是什麼?


周:是勞動廳的一個小處長。


笑:那張OFFER是假的咯?


a

周:嗯,街邊辦證花30塊錢辦的。


笑:你奶奶到底死了沒?


周:死了。不過是早死了,不是那天死的。


笑: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a


周:我其實一開始也想出國,但雅思一直沒考過。我這個人你也知道,比較愛面子,也不好意思說。所以就騙你說我考過了。我覺得從小到大,我想做的事肯定能做到的,所以我也一直覺得出國也能辦到…


笑:你耽誤我乾什麼?


周:還有就是,你從小就在上海,有上海戶口,從高中考到同濟都很順利。大學四年我們也朝夕相處。你又漂亮又有才華,雅思也一下子就過了。我挺羡慕你的…


a

接下來,笑笑聽到了一句當時瞠目結舌,至今還心有餘悸的話。


“所以,我想絆你一下。”周楠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那麼的平靜和自然,不帶一絲悔意和顫抖。笑笑睜大眼睛看著相處4年的男朋友,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眼前這個人,她根本已經不認識了。


“那頓豐盛的午餐,後來全家人一筷子都沒動,被爸爸默默地倒進了垃圾桶里。從那一刻開始,我明白,要靠自己來輓救我的一切了。他耽誤了我四年的青春,我不能讓他再毀掉我的未來。”


我聽完了故事,發現自己眼眶紅了。一方面我為好朋友惋惜,一方面我又有些害怕,我從不相信這種事情這種人會出現在我的身邊,而我居然從未察覺。

a


我以前總覺得自己還小,還能貪婪地享受所有美好。聽了這個故事,我發現自己開始要看清糖衣里的炮彈,要讀懂微笑後的殺機,要去面對好多自己不曾想過要面對的事了。錶面上人畜無害,防身的刀卻一直攥在身後切勿離手。哪怕對自己最愛的人,也是一樣。看著面前的笑笑平靜地講述自己的遭遇,與其說是講述遭遇,不如說是往自己的傷痛狠狠捅刀讓自己麻痹。這一刻,我終於承認了成長這回事,但我真的不知這是好是壞。


我陷在她的故事里,不能自拔。“你倆都四年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你啊?”


笑笑點了根煙,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開始學會的抽煙。她把煙深深地吸進肺里,說:“我也想知道。我問了我學心理的朋友,她說周楠這種表現叫做‘表演型人格’。是一種以過分感情用事或誇張言行以吸引他人註意為主要特點的人格障礙。常以自我表演,過分的做作和誇張的行為引人註意,暗示性和依賴性特別強,自我放任,脾氣大,不為他人考慮,表現高度自我中心。極端情緒化,易激動。”


a

“很不幸,他全部都符合。而且已經達到了心理扭曲的程度。而且,我猜他至少還有一件事瞞著我。”笑笑吐了口煙,“他是個gay。”


卧!槽?


“他隱藏得很深。他一直跟我說自己沒有微博賬號,直到我有一天無意間發現其實他有。點開他的關註,發現全都是叫什麼“白襪無下限”、“床上正太集中營”的賬號。我雖然平時自詡“腐女”,但看到這些東西都會犯噁心,所以你覺得一個直男會關註這些東西嗎?”


“關註這個…也不能完全證明吧?”我提出了一個毫無力度的質疑。

a


“即使咱倆關係這麼鐵吧,我問你,你有沒有想過操我?”


“想過。”我答的也是誠實。


“然而他並沒有。四年來,他從來沒碰過我。我還以為我遇到了又自律又傳統又負責任的好男人。現在,呵,我都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哀。”


a

我突然也發現,自己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哀。是慶幸這種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悲哀自己在四年裡都沒有認清一個身邊的人。


“那你們的愛情呢?他就一點都沒有惻隱嗎?”我追問道。


“呵呵,愛情。”笑笑開了瓶雪碧,然後把雪碧倒在飯上、菜上、地上、酒里。倒完了把空瓶一扔。


“去他媽的大雪碧吧。”笑笑笑了笑:“老闆,買單。”

a


*作者:鞭鞭於白水,本名於沛,1989年11月14日出生於上海,畢業於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編劇、演員。


#說好的愛情呢# 全民愛情短篇徵文活動正在微博進行中!


推薦公眾號:小柚子童書

微信號:youzibooks

a

十點讀書關註微信號:duhaoshu 可評論

回覆“晚安”,給你一張晚安心語,祝好夢

↓點擊閱讀原文可進十點小店查看簽名書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