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讀書

當我們談論王陽明時我們談論什麼?


王陽明火了.準確地說,王陽明又火了.幾年前,當年明月在他的暢銷系列書《明朝那些事兒》中對王陽明極力推崇,思想豐富、語言幽默的通俗版陽明傳記《明朝一哥王陽明》讓許多人知道了王陽明,浙江大學董平教授在央視“百家講壇”講述《傳奇王陽明》,更是將這位從前只有思想史研...

歷史大學堂 歷史大學堂 分享有趣的歷史故事、民間野史、古史雜談;推薦精彩書摘等內容.「專註讀史,述古道今」

-- 點擊上方藍字【歷史大學堂】關註精彩歷史 --


王陽明火了。


準確地說,王陽明又火了。


幾年前,當年明月在他的暢銷系列書《明朝那些事兒》中對王陽明極力推崇,思想豐富、語言幽默的通俗版陽明傳記《明朝一哥王陽明》讓許多人知道了王陽明,浙江大學董平教授在央視“百家講壇”講述《傳奇王陽明》,更是將這位從前只有思想史研究者才熟知的先哲推到大眾面前,被他們所瞭解。王陽明就此火了。


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兩會討論時談到“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對王陽明的歷史作用進行了肯定。一時間,“王陽明”“心學”“知行合一”成了熱門詞語。


談論王陽明及其心學,固然是潮流使然,但能夠讓大眾保持持續不斷的熱情,在於陽明心學的豐富內涵和無窮魅力。那麼,如此多的人在如此長的時間里談論王陽明及其心學,說到底,究竟在談論什麼呢?



我們談論的是“關註內心”


無論身處何種時代、何種體制,沒有人能替你看顧你的內心。王陽明臨終有一句名言:“此心光明,亦復何言!”又有詩:“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團圓永無缺。”此心光明瞭,世界便一同光明起來。


直面當下,商品經濟的衝擊使得人的欲望日漸膨脹。許多人竭盡全力攫取財富,卻不清楚自己的生活何以越來越迷惘糾結,日甚一日地充滿挫折與焦慮,沒有安全感和存在感。正如心學愛好者白立新所言:“華夏又逢盛世,滿心卻是迷茫。曾經外向求索,反生無奈亂象。”最好的救贖之道是把習慣向外追逐的目光收回來,關註放逐已久的心靈。


王陽明說:“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發便是意,意之本體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心是身體和萬物的主宰,當心靈安定下來,不為外物所動時,本身所具備的巨大智慧便會顯露出來。



我們談論的是“堅持自我”


王陽明曾對弟子說:“人胸中各有個聖人,只自信不及,都自埋倒了。”強調以高度自信的姿態屹立於世間。良知人人都有,是一種不假外力的內在力量,怎樣做,最可靠的還是聽從自己的內心。


熟悉喬布斯的人都知道他曾去印度修行,也曾想去日本學禪。一位大師對他說,修行就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喬布斯才決定留在美國並開創蘋果公司。在談及自己的成功時,喬布斯一直強調“跟隨自己的內心”。


王陽明的一生,也是意志堅定、堅持自我、特立獨行的一生。


在朱子學一統天下的時代,王陽明提出“知行合一”說,給當時的人們帶來了巨大的衝擊。人們不能理解其本意,驚訝者有之,非難和指責者層出不窮。王陽明曾經這樣形容自己的處境:“危棧斷我前,猛虎尾我後,倒崖落我左,絕壑臨我右。我足復荊榛,雨雪更紛驟……”“舉世困酣睡,而誰偶獨醒?疾呼未能起,瞪目相怪驚。反謂醒者狂,群起環門爭……”到了嘉靖元年(1522年),王陽明已經是平定藩王之亂的大功臣,卻依然遭受其他官員的攻擊。當年進士考試由禮部負責出題,策問題中涉及心學,出題人暗中希望考生指責王陽明。可見王陽明的處境之艱難。


儘管如此,王陽明在壓抑自我、反省己過之後,堅信自己的學說精確、明澈。“吾自南京已前,尚有‘鄉愿’(《論語·陽貨》)意思。在今只信良知真是真非處,更無掩藏回護,做得‘狂者’(《論語·子路》)。使天下盡說我行不掩言,吾亦只依良知行。”



我們談論的是“至善圓滿”


“天地雖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雖凡夫俗子,皆可為聖賢。”王陽明認為:“無善無惡是心之體,有善有惡是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既然知道了善惡,就應該在事上磨練,“格物致知”,不斷為善去惡,“發動處有不善,就將這不善的念克倒了,須要徹根徹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潛伏在胸中”,格除各種浮思閑慮的干擾,讓心從偏頗失控的不正常的狀態,回歸到不偏不倚的“中和境界”。


這是一個奇怪的時代,談論“善”似乎很老土,很out。但事實上,道德不是虛假的框架,而是真實清澈的洞見。


對個人來說,“破除心中賊”,破除心中的貪念、邪惡、嫉妒等,變得飽滿圓融、至善至誠,既是個人更高層次的需求,又能讓心靈更安定,心情更快樂。


對於團體如企業來說,將善惡放在得失之上,將長遠利益、社會和諧和員工幸福放在短期利潤、破壞環境和血汗工廠之上,才能徹底擺脫投機市儈的陰影,成為真正改變世界的巨人。


正如一位心學愛好者所言:“未來,不是窮人的天下,也不是富人的天下,而是一群正直、正念、正能量的人的天下。”別人願意將自己的財富交由你來打理,是出於對你能力和人品的信任,而不是你擁有財富的多少。


我們談論的是“勇者無懼”


屢立功勞卻屢遭構陷,是王陽明一生的真實寫照。正德十四年(1519年),王陽明在短短一個半月之內,運用神速果敢的軍略,平定了差點顛覆大明王朝的宸濠之亂,立下赫赫戰功,卻有功無賞,反受中傷。武宗身邊的佞臣許泰、江彬、張忠對陽明心懷妒恨,認為倘若平定宸濠之亂的功勞不能算到武宗的賬上,就無法保持自己的地位,想出一條愚蠢的姦計,他們打算在鄱陽湖上放走朱宸濠,然後由武宗親自率兵督戰,生擒朱宸濠,凱旋返京。而王陽明已經押解著俘虜出發,所以許泰等人不斷派人告知王陽明,朝廷將於廣信府(隸屬江西省)接收俘虜。


懂得明哲保身不難,難的是懂得什麼時候挺身而出。身處此境,陽明處處掣肘,但他並沒有因此屈服,而是與姦臣鬥智,儘力改變局勢。王陽明知道,若在鄱陽湖上釋放朱宸濠一干人等,或許將會招致天下大亂,因此並未交出俘虜,不顧許泰等人的阻礙,夤夜趕到了玉山縣(隸屬廣信府)的草萍驛站。對此,許泰等佞臣大怒,破口大罵王陽明,造謠“王陽明先與寧王交通”。情形如此危險,王陽明依然沒有退卻,還是力勸皇帝不可輕信詭計,以免荼毒百姓。王陽明為天下蒼生著想,一直抗拒皇命,不肯交出俘虜。直到太監張永勸慰他:“皇上順其意而行,猶可輓回,萬一若逆其意,徒激群小之怒,無救於天下大計矣。”陽明這才將朱宸濠等一干俘虜交給了張永。


正德十五年(1520年),退居杭州數月的王陽明回到贛州,立刻進行了一場大閱兵,教導兵卒作戰。當時,江彬派人打探了王陽明的動靜。認識王陽明的人都擔心,這樣的行為會刺激到皇帝身邊那些想讓王陽明馬失前蹄的姦佞小人,其門人陳九川也為此擔憂,出言勸誡。王陽明說道:“吾在此與童子歌詩習禮,有何可疑?”並作《啾啾吟》(《王文成公全書》捲二十)一詩:

知者不惑仁不憂,君胡戚戚眉雙愁?

信步行來皆坦道,憑天判下非人謀。

用之則行舍即休,此身浩蕩浮虛舟。

丈夫落落掀天地,豈顧束縛如窮囚!

千金之珠彈鳥雀,掘土何煩用鐲鏤?

君不見東家老翁防虎患,虎夜入室銜其頭?

西家兒童不識虎,執竿驅虎如驅牛。

痴人懲噎遂廢食,愚者畏溺先自投。

人生達命自灑落,憂讒避毀徒啾啾!

這是一首在民間廣為流傳的詩。東正堂介紹說,佐藤一齋將這篇《啾啾吟》當作自己的座右銘,又說這首詩雖然很不錯,但如果只會吟誦,卻不知王陽明當時創作這首詩的背景的話,就無法掌握其中的深意。


立於讒徒圍攻之中,一如平日泰然自若,絲毫未露危懼之情,如此堅毅,令人感佩。也正因為如此,陽明先生的形象成為暗黑時代耀眼而永恆的光亮。


正德十六年(1521年),朝廷因王陽明平定了宸濠之亂,封其為新建伯。追封王家三代及其妻室,並賜誥券令其傳給子孫後代,可謂大榮耀。王陽明上《辭封爵普恩賞以彰國典疏》(《王文成公全書》捲十三),辭讓新建伯這一爵位,卻未被批准。後來,王陽明再次上疏請求辭退封爵時,巡按江西監察御史程啟憲與戶科給事毛玉,在宰輔楊廷和的授意之下,提交上疏,彈劾王陽明。


當時王陽明的高徒陸元靜任刑部主事,憤慨地提筆寫下《辨忠讒以定國是疏》,疏中上疏末尾寫道:“今建不世之功,而遭不明之謗,天理人心安在哉!”“天理人心安在哉”這句話在文中出現了四次,可知陸元靜有多麼激憤。


但是,王陽明聽說此事後,寫《與陸元靜(二)》(《王文成公全書》捲五)給陸元靜,勸他不要上疏。在這封書信中,王陽明首先對陸元靜的辯護表示深深的謝意,然後寫道,應該以謙虛為宗旨,自我反省,警戒賣弄辯解之詞。王陽明在晚年告誡門人說:“人生大病,只是一傲字。”


在遇到事情時,他比喻為於激流中逆水行舟的小船,並沒有放開“自己的舵柄”。這裡的“它”,指的就是“良知”。王陽明確信,只要有了它,那麼不管遇到再強的風浪,小船都不會被浪濤打翻。(“近來信得致良知三字,真聖門正法眼藏。往年尚疑未盡,今自多事以來,只此良知無不具足。譬之操舟得舵,平瀾淺瀨,無不如意,雖遇顛風逆浪,舵柄在手,可免沒溺之患矣。”)



我們談論的是“智者坦蕩”


王陽明被貶,去龍場途中又遇追殺。逃過大難,卻清風海闊,不見一絲怨尤。在武夷山一野寺中,他題下《泛海》一詩:“ 險夷原不滯胸中,何異浮雲過太空。夜靜海濤三萬里,月明飛錫下天風。”大意是:我根本就不在乎是順境還是逆境,所有這一切都跟天空中的浮雲一樣,風一來,就被吹走了。月夜,我在靜靜的大海上泛舟三萬里,那種痛快的感覺和我駕著錫杖、乘著天風,從高山之巔疾馳而下的感覺一樣。


孔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心中若無所滯,處事自然灑脫自如。



我們談論的是“不忘敬畏”


王陽明中年悟得“心即理”——“萬事萬物之理不外於吾心”,在晚年悟得“心即理”的本體就是“良知”,“良知即天理”。 當然,最終還得靠“致良知”去“窮理”。


而在“致良知”的工夫中,就比較強調“敬”。


在強烈的貪欲激蕩下,人們忘了敬畏。敬畏一種事物的本真和天性,敬畏自然法則,敬畏活潑潑的新生命,就不會傷害到我們的身心。一切事敗,多出於輕慢,一切輕慢皆是少了敬畏。(王育琨語)



我們談論的是“自由創新”


通過徹見本體後的無為觀照,欣然承認上天給予自身的命定東西,隨緣生死,一順天則。自作主宰,自在自如。


現代人因為受父母、學校以及社會的種種影響與約束,而忘記了自己的本心,陽明心學,可以讓我們通過“聽本心”而擺脫各種體系和機制的束縛而獲得自由。


此外,“心學的思維方式是活潑而自由的,在處理具體問題時擇善而用之,在節奏無比緊張的當代生活和工作中,能煥發出新的生機。(羅智語)”



我們談論的是“實踐精神”


王陽明所有的思想都不是一般讀書人的坐而論道,而是在跌宕的人生中悟道的真理。故王陽明說:“某於此良知之說,從百死千難中得來,不得已與人一口說盡,只恐學者得之,容易作一種光景玩弄,不實落用功,負此知耳。”“廷杖四十、萬里流放貴州龍場驛,捨生忘死平定朱辰濠叛亂,只手扶起明社稷,這是生活中的‘百死千難’,情感和思想在困厄抑鬱的劇烈矛盾中不斷突進,這是精神上的‘百死千難’。(韓毓海)”這“百死千難”便是實踐。


王陽明的著名思想“知行合一”說:“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知而不行,只是未知。”“行之明覺精察處,便是知。知之真切篤實處,便是行。若行而不能精察明覺,便是冥行,便是‘學而不思則罔’,所以必須說個知。知而不能真切篤實,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學則殆’,所以必須說個行。元來只是一個工夫。”


“知行合一”說的中心是“行”,而不是“知”,這是一種實踐主義的思想。所謂的“行”,並不是與“知”對應的“行”,也不是局限於具體的實踐行動。王陽明曾說:“一念發動處即是行。”可以看出,“行”包含的範圍很廣,心中萌發的意念也可以看作是“行”。

摘自書籍《王陽明大傳》 岡田武彥丨著 出版官方授權發佈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