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讀書

士為知己者死:佐皮魯斯和豫讓


(圖)佐皮魯斯前段時間看大流士一世傳記,在這位偉大的波斯君主波瀾壯闊的征服生涯中,一個我不熟知的人名跳了出來,並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中,這個人叫做佐皮魯斯. 由於即位方式不甚磊落,大流士一世登基之後,波斯帝國呈現出四面起火之危勢,眾多邊遠小國紛紛起來反對這位新主....

歷史大學堂 歷史大學堂 分享有趣的歷史故事、民間野史、古史雜談;推薦精彩書摘等內容.「專註讀史,述古道今」

-- 點擊上方藍字【歷史大學堂】關註精彩歷史 --

a

(圖)佐皮魯斯


前段時間看大流士一世傳記,在這位偉大的波斯君主波瀾壯闊的征服生涯中,一個我不熟知的人名跳了出來,並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中,這個人叫做佐皮魯斯。

由於即位方式不甚磊落,大流士一世登基之後,波斯帝國呈現出四面起火之危勢,眾多邊遠小國紛紛起來反對這位新主。大流士一世憑藉出眾的軍事才幹,將叛部一一平定,唯有巴比倫城屢屢出爾反爾,兩次平定又兩次叛離波斯中央政府管轄,大流士一世不得不親自掛帥欲定奪江山。巴比倫人為了顯示必死的不降決心,竟然自己屠殺了城內的婦女兒童意欲背水一戰!這已然不是烏合之眾,要想奪取巴比倫,尋常手段怕是難達目的,大流士圍城20個月,苦無結果。在這個關鍵時刻,佐皮魯斯站了出來。他是大流士的老戰友和親信,他提出一個計策,這也許是西方軍事史上最慘烈的“苦肉計”——他割去自己的鼻子和耳朵,用刀劃花自己的臉,剃光自己的頭髮,弄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交代大流士一世分別派兵在第幾日和第幾日蹲守在巴比倫各個城門,然後他隻身到巴比倫去詐降了。在巴比倫,他聲淚俱下地控訴大流士的“惡行”,並表示要替巴比倫效力以報仇雪恨。他的遭遇換取了巴比倫人的同情,於是給了他一些士兵讓其統領。他帶著這些巴比倫士兵,屢次奇跡般地“發現”了埋伏在城門外的波斯士兵,共計殲“敵”7000人,徹底得到了巴比倫人的信任,終於獲得了把守城門的重任。之後的故事不用我說你也該猜到了,波斯軍隊裡應外合,拿下了巴比倫。

a

看完這段史實,我不禁感嘆:大流士一世是以怎樣的人格魅力才能造就一個佐皮魯斯啊!後來我發現,造就他的不是大流士的人格魅力,而是“知遇”二字。




(圖)豫讓刺趙

中國人有“士為知己者死”一說,典故出自《戰國策——趙策》,裡面也提到一個自毀其身以“名君臣之義”的死士--豫讓。

a

春秋末年,晉國國君無能,大權旁落於韓、趙、魏、智、範、中行六家大夫之手,兵戈相對的結果是:範、中行兩家一蹶不振,只剩韓趙魏智四家,其中尤以智氏勢力最大。於是韓趙魏決定合力伐智,由於寡不敵眾再加上不得民心,智氏伯瑤被韓趙魏三家以水攻的方式真正地來了個“全軍覆沒”,連頭蓋骨都被最恨他的趙氏大夫趙襄子作為了飲酒器具。不料就這樣一個智伯卻也有自己的福報。他有一個叫做豫讓的家臣,曾經投靠過範、中行兩門,都不被重視,只有智伯以國士之禮遇之。智伯覆滅後,豫讓逃亡山林,發誓道“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吾其報知氏之讎(通“仇”)矣。”他更名改姓以充服勞役的刑人身份混入宮中,打掃廁所,伺機刺殺趙襄子。一天趙襄子來上廁所,突然心生警覺,抓住清掃廁所的人來一看原來是豫讓,併在身上搜出了兵器,豫讓說要替智伯報仇。趙襄子的手下欲殺豫讓,但趙襄子體恤他一片赤膽忠心,說我以後避讓著他就是了,隨即釋放了豫讓。趙襄子在這個事件中表現出來的寬容並沒有改變豫讓的初衷,一次的失敗讓他痛下決心,以漆塗身滿身長滿膿瘡,又吞食火炭使聲音變啞,他的妻子都認不出他,他的朋友得知此事,哭著對他說:以你的才華,如果肯托身侍奉趙襄子,必然能博得他的信任和重用,到時候你要行刺他豈不有的是機會?豫讓的回答讓人肅然起敬,他說:“既已委質臣事人,而求殺之,是懷二心以事其君也。且吾所為者極難耳!然所以為此者,將以愧天下後世之為人臣懷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這句話完全改變了我對刺客的成見,我曾以為刺客雖具獻身精神,實則不過是一群有勇無謀之愚忠者,也許有的刺客真是如此,其價值與現今恐怖組織的人肉炸彈無本質區別。但豫讓不是這樣。他的刺殺行動已經不完全是報個人之仇了,他是在明志,是在召引後來人,是捨身而取義,他取的這個義就是君臣之義。

抱著這樣的信念,他埋伏在趙襄子途經的橋下。趙襄子也許是一個第六感超發達的人,路過此橋時坐騎受驚,他便心生疑竇讓人下橋查看,果然又是豫讓。他倆有了一段推心置腹的對話。

襄子:“子不嘗事範、中行氏乎?智伯盡滅之,而子不為報仇,而反委質臣於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獨何以為之報仇之深也?”

a

豫讓:“臣事範、中行氏,範、中行氏皆眾人遇我,我故眾人報之。至於智伯,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

襄子喟然嘆息而泣曰(註意是“泣曰”):“嗟乎豫子!子之為智伯,名既成矣,而寡人赦子,亦已足矣。子其自為計,寡人不復釋子!”使兵圍之。

最後,趙襄子脫下外衣,答應讓豫讓用劍擊其衣以成全其義,豫讓拔劍三躍而擊之,長嘆,我可以到泉下去向智伯交代了!遂伏劍自殺。

a

趙襄子其人,可是曾為攻占代國而不惜將自己的姐夫設計殺害,使其姐在親情、節操之間無法兩全而自殺的狠角色,而僅僅在對豫讓的處理上,顯現出了難得一見的深明大義和廣闊胸襟。豫讓要取的義,其實已經首先在自己的敵人面前發揮了它的力量。

大流士一世後來不止一次地說:“如果可以時光倒回,我就是丟棄十座城池,也不忍看佐皮魯斯把自己弄成這樣。”

佐皮魯斯也好,豫讓也罷,其“不擇手段”令人震撼,其“忠烈”令人肅然, 人生得一知己,雖死亦可。這份情懷,在功名利祿顛倒眾生的今天,尤顯可敬。

原創文稿

a






「歷史大學堂」特邀作者 丨 陳竹

“貴州人,歷史業餘寫手,任教於鄭州市鄭東新區外國語學校”

a

原創投稿: [email protected]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