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讀書

七夕|從春秋就開始的牛郎織女八卦史


有人問:牛郎偷拿織女的衣服算不算流氓?織女留下來生兒育女,算不算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今日七夕,我們來八卦一下牛郎織女是怎麼被人們塑造成為情人節代表的. 關於牛郎織女的傳說起源,有關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大戴禮記》中的《夏小正》(一般認為是春秋時期的記載):七月,...

鳳凰讀書 鳳凰讀書 文字之美,精神之淵.關註當下優秀出版書籍,打撈故紙陳書,推出鳳凰網讀書會、讀藥周刊、鳳凰好書榜、文學青年周刊、鳳凰副刊、一日一書、鳳凰詩刊等精品專刊.在繁雜的世俗生活中,留一點時間探尋文字的美感,徜



有人問:牛郎偷拿織女的衣服算不算流氓?織女留下來生兒育女,算不算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今日七夕,我們來八卦一下牛郎織女是怎麼被人們塑造成為情人節代表的。



關於牛郎織女的傳說起源,有關記載最早可以追溯到《大戴禮記》中的《夏小正》(一般認為是春秋時期的記載):


七月,初昏,織女正東鄉


在這本農事曆書里第一次出現了織女的名稱。


之後在略晚的詩經小雅里出現了牽牛的名稱:


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終日七襄。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睆彼牽牛,不以服箱。


全詩其實是嘲諷風,說貴族屍位素餐,大意是,織女奔忙終日,卻不能織布,牽牛明亮,卻不能拉車。


戰國時代牽牛織女的傳說在民間尚未找到相應記載,然而在秦代的文書里,牽牛織女卻已經有了婚姻關係,湖北雲夢睡虎地秦簡《日書》裡面提到嫁娶忌日有兩條相應記載:


申、己酉,牽牛以取織女,不果,三棄

戊申、己酉,牽牛以取織女,不果,不出三歲,棄若亡


《三輔黃圖》捲四里記載漢武帝在長安開鑿昆明池。兩岸各設一個石像,即牽牛、織女“以象天河”。班固《西都賦》里描述“集乎豫章之宇,臨乎昆明之池,左牽牛而右織女,似雲漢之無涯”,在這一時期,兩人為銀河所隔的形象已經有了初步的故事形態。


古詩十九首里進一步擴展了故事細節: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同在漢武帝時期,由於武帝生於七夕當日,所以七月七日時自然舉天同慶,漢武故事中記載某次慶典時青鳥飛臨皇宮:


七月七日,上於承華殿齋,日正中,忽見有青鳥從西方來,集殿前。上問東方朔,朔對曰:‘西王母暮必降尊象,上宜灑掃以待之。’……有頃,王母至。乘紫車,玉女夾馭,載七勝,青氣如雲,有二青鳥如鸞,夾侍王母旁。


而在某些註釋中,青鳥實際上就是三足烏。(在宋代以前的版本里,搭橋的其實是烏鴉而不是喜鵲),所以在這一時期,烏鵲開始和七夕有了最初聯繫。


東漢應劭《風俗通義》里提到了不那麼浪漫的鵲橋:“織女七夕當渡河,使鵲為橋,相傳七日鵲首皆髨,因為梁以渡織女故也。”


曹植的《九詠》詩註里首次提到了兩人為夫婦:牽牛為夫,織女為婦。織女、牽牛之星,各處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會。(對於註解者是否曹植有爭議)。


然後到了南朝梁武帝之時,殷芸在《殷芸小說》里寫下了牛郎織女傳說的第一個完整版本:


天河之東有織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機杼勞役,織成雲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憐其獨處,許嫁河西牽牛郎,嫁後遂廢織紝。天帝怒,責令歸河東,但使一年一度會。


殷芸小說的來源是當時民間流傳的志怪故事,街談巷語,所以可見傳說的初貌和天人相戀並無關係,而更多反映的是婚姻與社會責任的分歧。


非但如此,織女的出嫁在天庭還是極大的盛事,同為梁朝的吳均在《續齊諧記》里如此記載:


桂陽成武丁有仙道,常在人間,忽謂其弟曰:“七月七日,織女渡河,諸仙悉還宮。吾向已被召,不得暫停,與爾別矣,後三年當復還。”弟問曰:『織女何事渡河?兄何當還?』答曰:『織女暫詣牽牛,一去後三年當還。“明旦,果失武丁所在。世人至今猶雲『七月七日織女嫁牽牛”。


同一時期稍晚,宗懍的《荊楚歲時記》里收錄了一個略奇葩的版本:


牽牛娶織女,取天帝兩萬備禮,久而不還,被驅在營室是也。



認為兩人之所以分離是因為牽牛借公款結婚還不起,然後被強行分開。這反映了當時漢代以降看重彩禮的風俗,也至少從這一時刻起,牛郎就是以一個經濟上頗為窘迫的面貌出現。


一直到這裡,原始故事和後來的民間傳說除了結局之外都沒有太大的相似之處,唯一微妙的是,在很多版本的傳說里,提到了“三年緣分”這一說,或可推斷是從秦簡裡面提到的“不出三歲”演變而來的。





然後再看下“偷衣服”這個劇情,也就是天鵝處女類型故事。所謂的天鵝處女,即是母題為男子竊取仙女羽衣之後與其婚配的故事,和大洪水神話一樣,在亞歐大陸有著廣泛分佈。最早的天鵝處女文本是在印度史詩《梨俱吠陀》有所記載,又在《百道梵書》補全細節的洪呼王與廣延天女的故事。大意是洪呼王與天女成婚,婚後乾闥婆一族希望天女返回天界,於是誘使王違背了誓約(裸體現於天女面前),於是天女一怒之下就走了,然後洪呼王四處尋找,最後發現天女和她的族人在湖邊化為天鵝入浴,經過王苦苦哀求之後,天女答應和王最後共度一夜。然後洪呼王又歷經乾闥婆各種考驗,最後獲得乾闥婆的屬性,和天女順利Happy End。


斯蒂·湯普森在《世界民間故事分類學》里提到,這一類的傳說通常包含的元素包括:天女,女婿的任務,逃亡和禁止進入的房間,而原型正是梵書里所提到的天女+尋找妻子的男人+難題求婚,而牛郎織女的最終文本正是中國本土傳說的典型。


天鵝處女在全世界(歐亞及美洲)共有1200多個不同版本,在北方天女大多數是白色的大型鳥類化身比如天鵝仙鶴等,南方熱帶地區則多為孔雀。以天朝地區來說,多個民族包括滿蒙哈薩克北韓納西傣族等,都把此類神話作為民族起源之一,商殷雖然沒有天女傳說,卻也自認是玄鳥後代“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商始祖帝嚳次妃簡狄就被認為是中國最早的天鵝處女(吞燕子卵而孕)。


最早的傳說文本則出自於東晉乾寶《搜神記》捲十四中的毛衣女:


豫章新喻縣男子,見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鳥。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截苦藏之。即往就諸鳥。諸鳥各飛去,一鳥獨不得去,男子取以為婦,生三女。其母後使女問父,知衣在積稻下,得之,衣而飛去。後復以迎三女,女亦得飛去。


可以看到這完全就是現代牛郎織女故事的前半段,牛郎織女究竟是哪個時期和天女羽衣傳說融為一體至今沒有定論,但大致推斷是南宋之後的事情,細節方面也有很多偏差,


學者洪淑苓認為可分為以下幾個類別:


一、傳統的兩兄弟和老牛破車式:浙江,山東,安徽


二、謫仙報恩式:閩南,潮州


三、織女變心式:蘇北


其中織女變心頗值得玩味,說的是兩人婚後百事哀,織女又不願幹活每天閑逛,然後逛到街上遇到一個算命先生,其實他是王母派來當說客的奎木狼,然後織女被說動了,於是就跟著回去了。而天河本身也是織女用金釵划出來的,而不是本來的銀河。


在偷竊衣服的深層含義上面,鐘敬文先生在1928年的譯著《印歐民間故事型式表》里提到細節為:


一男人見一婦人帶了嬌艷的衣服在海邊洗澡。

他偷竊了衣服,伊陷入於他的權力中。

數年後,伊尋著衣服逃去。

他不能再找到伊。


併在1933年的《中國的天鵝處女型故事》一文中把這類故事分為三種:牛郎織女型,七星仙女型和百鳥(孔雀)衣型。


而趙景深先生在1929年的著作《童話學ABC》裡面則提到:


天鵝處女的童話是表現禁忌的,通常都是男主人公看見了幾隻鳥(天鵝,鵝,鴨,鴿子等)飛到湖畔,脫去羽毛,成了非常美麗的裸女。他取了其中之一的羽衣,逼她嫁給他;隔了許多年,她找到羽衣飛去,從此永不回來。我國的牛郎織女傳說也屬於此系。


即認為說此類故事的主題反映了禁忌的設置和打破。天女本身自體的神秘性構成了一種禁忌,男主角在遵守這一禁忌或者說得到控制禁忌的力量時(得到衣服)兩人可以尚且和睦相處,一旦禁忌的平衡被打破(天女找回羽衣),婚姻即告破裂。


民俗學者劉守華先生認為,此類傳說的各種版本反映了古代婚姻制度的演變過程:


1,鳥代表另一氏族的圖騰,人和鳥類的結合反映了族外群婚制(夥婚),而男子首先遇到的幾個女子(幾隻鳥)則反映了多偶婚


2,男子竊取羽衣的情節代表搶婚,而天女在幾年之後尋獲羽衣回到故鄉,則表現出女性在從妻居到從夫居,母權社會到父權社會之間的抗拒心態


3,天女飛走後,男子追尋過去,反映出由對偶婚到專偶婚的轉變


中國最早的天鵝處女故事就是上面提到的搜神記“毛衣女”(為什麼不叫羽衣真無語),之後在郭璞的《玄中記》里得到了進一步擴展描述:


這就是京極夏彥小說《絡新婦之理》的靈感來源(當然還有隱含在同一系列里的姑獲鳥之夏)。


可以看到,牛郎織女和羽衣天女故事其實是平行發展的兩個不同傳說,然而它們的第一次混淆依然是在《搜神記》裡面的董永故事:


漢,董永,千乘人。少偏孤,與父居肆,力田畝,鹿車載自隨。父亡,無以葬,乃自賣為奴,以供喪事。主人知其賢,與錢一萬,遣之。永行,三年喪畢,欲還主人,供其奴職。道逢一婦人曰:「願為子妻。」遂與之俱。主人謂永曰:「以錢與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喪收藏,永雖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報厚德。」主曰:「婦人何能?」永曰:「能織。」主曰:「必爾者,但令君婦為我織縑百疋。」於是永妻為主人家織,十日而畢。女出門,謂永曰:「我,天之織女也。緣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償債耳。」語畢,凌空而去,不知所在。


在這個原始版本里,董永之妻善於織布,並且自稱為“天之織女”。而且只為報恩而來,織完布就走了(哪裡不對,而且也沒有洗澡情節!更加沒有七仙女。)


所以織女就這麼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同時在兩個故事里存在著。


等到唐代,終於有人回過神來這裡邊有邏輯硬傷,於是在敦煌殘卷《董永變文》里,織女終於一分為三(因為織女其實是三顆星星)


三個女人同作伴,奔波直至水邊傍。


脫卻天衣便入水,中心抱取紫衣裳。


天鵝處女就在這個時刻變成了織女這一形象的細節構成,同時入侵到了兩個故事的母題之中。


然後到了宋元間的《清平山堂話本》所輯《董永遇仙傳》裡面,織女群體的細節終於被補足,成了七仙女:


仲舒見說,便將了十文錢,逕來問卦。嚴君平問道:「小官人欲占何卦?」仲舒備言欲見母親之事:「望先生指引只個。」先生看卦已了,乃言:「你母乃天仙織女,如何得見?」仲舒聽罷,哭拜在地:「萬望先生指引,死生不忘。」先生道:「難得這股孝心。我與你說,可到七月七日,你母親同眾仙女下降太白山中採藥,那第七位穿黃的便是。」仲舒道:「不知此去太白山,有多少路?」先生道:「約有三千餘里。」仲舒道:「我到彼,娘如何肯認我?」先生道:「那穿黃的,你一把扯住,拜哭起來,他便認你。若問何人教你來,切不可說是我!」


仲舒取錢拜謝先生而去,逕回府中,見父母,備言:「嚴先生教我往太白山中見母,今日拜別便行。」董尚書道:「此去太白山二千餘里,虎狼極多,孩兒年幼,如何去得?」仲舒道:「便死無恨,去心難留!」董尚書見他拼命要去,只得教老王付與盤纏:「伏事孩兒去。」


當日拜別登程,在路饑飡渴飲,夜住曉行,不只一日,來到一座山下,問人時,正是太白山。行過一重山,只見野鹿含花,山猿獻果﹔又一重山,只見鮮花翠草亂紛紛,瀑布飛流,此時正是七月七日,忽見一群仙女下來洗藥瓶,仲舒便教老王躲過了,慌走上前,看著第七位穿黃的納頭便拜,扯住了只叫:「母親,丟得孩兒好苦!」


“三年”的約定不僅在牛郎織女的故事某些版本中表現,在明代的筆記小說里也可以看到,《山堂肆考》中記:


南昌府子城東,有飲馬池,一名浴仙池。相傳有少年見美女七人,脫五彩衣於岸側,浴池中。少年戲藏其一。諸女浴竟著衣,化白鶴去。獨失衣女不能去,隨至少年家為夫婦,約以三年還其衣,亦飛去。


可以看到“美女七人”在此類傳說里已經成為一個固化的數量。這一點和北歐神話中的女武神Valkyrie有異曲同工之妙,女武神一樣是天鵝化身,嫁給騎士,找到羽衣之後飛走,數量由1到16不等。


而牛郎的形象同時期也在發生轉變,從天神逐漸和董永的形象合為一體,變成貧家子,此類故事的詳細出處可以追溯到句道興《搜神記》中的“田章”(成書年代爭議頗大,由晚唐至北宋不等):


最後天女和田昆侖成婚並有一子田章,數年之後天女找到羽衣飛走,又下凡把兒子田章也帶上天讀書,讀完後重新下凡當官,變成宰相又獲罪被流放。最後各種折騰,解答了天子的難題之後重新被拜為僕射,併為天下所知是天女之子。


在這個版本裡面,愛情已經幾乎被“家庭倫理”所取代,天女和田章一家人,包括婆婆親子之間的互動也完全就是典型中國民間傳說的模樣,原先的奇幻風已經幾乎無存。牛郎或者董永或者田昆侖,作為一個貧苦青年,勤勞孝順刻苦的品質被高度道德化,而天女則成為一種相應的對此道德的獎賞。而實際上來講,年代越晚的版本,“鄉村親族倫理”占的比重就越大。


牛郎的形象其實大概要一直到了清末民初的京劇劇目《天河配》里(七夕應節劇),才變成為現在我們所熟知的樣子:


1,父母雙亡+被哥嫂虐待


2,分家後只得了一頭牛


3,在牛的幫忙下順利偷到了織女的羽衣


這個類型一般被稱為“兩兄弟式”或“老牛破車式”,在梅蘭芳1904年登臺之時,他扮演的織女形象還是長生殿·鵲橋密誓裡面的天界貴女:


吾乃織女是也。蒙上帝玉敕,與牛郎結為天上夫婦。年年七夕,渡河相見。今乃下界天寶十載,七月七夕。你看明河無浪,烏鵲將填,不免暫撤機絲,整妝而待。〔內細樂扮烏鵲上,繞場飛介〕〔前場設一橋,烏鵲飛止橋兩邊介〕〔二仙女〕鵲橋已駕,請娘娘渡河。〔貼起行介〕


然後1911年的時候,有一齣名為【鵲橋會】的雜劇,故事倒是很復古的參照了宗懍版本,說牛郎織女兩人欠了玉帝10萬金,所以只能分隔兩岸,每年一見。


而到了1917年王瑤卿出演第一臺【天河配】的時候,就有了完整的故事,全劇很狗血,老牛的戲份很多,是天上金牛星下凡,完全就是個幕後大BOSS的節奏,還指揮一堆小牛和仙女們打鬥2333完全就是鬧劇性質的。


最後總結一下,實際上來講,目前這個為大眾熟知的牛郎織女完整版故事,可歸類為2個具體出處:


1,根據1951年【五五指示】之後改編的新京劇楊紹萱【新天河配】(實際上改編始於1944年),具體風格可參照艾青的點評:


和嚴樸的【牛郎織女】,全劇共分14場,這個比清末的要正常多了,也非常靠近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版本。


另外還有極度奇葩的黃秋雨版,這個裡面牛郎居然去大鬧天宮了:


說什麼我們的生死由玉帝管,沒有我耕織人他飯也不能嘗。咱們要隨著大家齊反抗,揭竿起義,大鬧天宮,轟轟烈烈乾一場。


2,根據1954年孫劍兵在內蒙古采風搜集回來的【天牛郎配夫妻】,這一類版本的重點在於“丈夫尋妻”和“岳父難題”,之前的梗概都一樣,所不同的是牛郎披上牛皮登天之後,天帝(岳父)對他提出種種刁難(其實就是捉迷藏)。而牛郎在織女的幫助下皆一一通過,最後在賽跑中卻不小心把織女給的金釵畫錯了地方,變成天河最後兩人只好對河相望。


(本文選自“知乎”)





鳳凰讀書

ifengbook

主編:嚴彬(niaasai)

責編:Choq(choqwong)

廣告及內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長按上方二維碼可關註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