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達人

中國男人喜歡什麼樣的狐狸精 大象公會


每個中國男人心裡都埋伏著一個狐狸精的渴望,他的境況決定了那個狐狸精的模樣,古代書生渴望的狐狸精是全能選手,今天的狐狸精會進化成什麼樣?文 石國祿 齊群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女人一樣痛恨狐狸精,從東南沿海到西北內地,風俗人情雖然迥異,但原配痛毆小三都是圍觀群眾...

大象公會 大象公會 知識,見識,見聞.最好的飯桌談資.知道分子的進修基地

每個中國男人心裡都埋伏著一個狐狸精的渴望,他的境況決定了那個狐狸精的模樣,古代書生渴望的狐狸精是全能選手,今天的狐狸精會進化成什麼樣?


文 | 石國祿 齊群


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女人一樣痛恨狐狸精,從東南沿海到西北內地,風俗人情雖然迥異,但原配痛毆小三都是圍觀群眾喜聞樂見的劇情,運氣好的話,還能在街頭見到娘家人組團打小三的奇觀。


最完美的女性


在中國女性眼中,狐狸精是工於心計的逐利者,至少她們接近有家室的男人,都帶有強烈的物質動機。狐狸精=蕩婦+拜金。所以,“狐狸精”是女性形容另一個女性時,道德否定意味最強烈的詞。


不過,中國男人從來不會用“狐狸精”這個詞去貶低一個女性,狐狸精其實是他們心中最完美女性的化身——“狐狸精”一詞流傳至今,蒲松齡的《聊齋誌異》功不可沒,當然他們把狐狸精叫狐仙。


以談狐說鬼著稱的蒲松齡,筆下的狐狸精不但沒幾個是反面人物,反而堪稱中國男人心中最完美的女性形象,《紅樓夢》中的金陵十二釵與她們相比都會黯然失色。每個中年男人,都渴盼著女狐狸來榮耀自己的人生。


首先,她們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愛上男人。《聊齋》中的狐仙故事劇情大都遵從同一模式:夜半苦讀的書生突然聽見窗外有人呼喚,開門一看原來是絕色佳人,書生不論長相如何,美女總會垂涎他們的肉體,但都會強忍愛意,先談論一番詩詞曲賦,顯示自己在精神上也配得上書生,再把他擁入懷中。


她們不但顏值高、氣質佳、有文化,往往還是善於持家的女強人,因為光有精神生活和性生活還不行,窮書生的物質生活也需要改善。所以他們與狐女相遇後,或是“旋登進士”(《吳子雲》),或是“日致金銀珠寶之物,不下巨萬”(《蘭渚山北來大仙》),最不濟也能“工詞律,善拳棒”(《李生遇狐》)。


最令人感動的是,狐仙在男人功成名就之後往往會自動消失,揮一揮衣袖,絕不會索要撫養費,只留下一段美好回憶。想的更周全的狐仙,甚至離開後都會打點好夫君的性生活,例如狐女紅玉不被公公喜歡,就趕緊把衛氏女介紹給馮生,還準備好了聘禮。馮生家破人亡後,她又帶著兒子回來給他一個溫暖的家,這是典型的“愛他比愛自己更多”。


▍由聊齋誌異狐仙章節改編而成的小人書及電影


狐仙是完美無瑕的,書生只要保持迂腐木訥,在狐仙的愛慕面前半推半就,她們自會負責風情萬種(只對他一人)、忠貞不渝(只對他一人)、白手成家、自我犧牲。書生什麼都不用乾,人生自動通關。


如果建國後允許動物成精,今天央視的“感動中國十大人物”肯定全是狐狸精。


狐狸精在各國的民間傳說中都是聰慧、狡猾、愛占便宜的形象,為什麼唯獨中國的狐狸都是義無反顧的花痴?


為什麼是狐狸


寄托中國古代知識分子全部美好想象的狐狸精,只能是精怪,而且似乎只有狐狸最合適。食草動物多蠢笨、怯懦、被動,無法扮演能主動施展性誘惑力的角色,食肉動物中,體型較大的虎狼熊之類太過凶狠,只有體型小巧的狐狸特別適合扮演這樣的角色。


一開始,它們也不是這副模樣,《楚辭》、《呂氏春秋》、《吳越春秋》都有大禹妻子塗山氏是九尾白狐的傳說,《山海經》和漢緯書《通帝驗》中,白狐是祥瑞的象徵。狐狸還體現了儒家的核心價值,《禮記》就把“狐死首丘”當作仁德的體現。這些狐狸顯然跟蒲松齡想象的顯然不是同一種哺乳動物。


▍出土於陝西省何家村的唐鎏金雙狐紋雙桃形銀盤,以桃、狐狸作為裝飾題材迎合了中國傳統的“辟邪”和“祈福”心理要求


狐狸也很早就與“淫蕩”發生聯繫,但最早表現“狐性淫”的卻是雄狐——《詩經》中的“南山崔崔,雄狐綏綏”,按照東漢鄭玄的註解,諷刺的是與妹妹私通的齊襄公。


直到東晉《搜神記》中的阿紫,中國第一個女狐狸精才正式出現,但與後世相比,她的形象非常單薄,只有一句“千古之淫婦”的評價。實際上,唐以前的志怪故事中,狐狸精雖常常引誘人發生性關係,但它們有公有母,並無性別偏向,東晉郭璞《玄中記》曾總結:“狐五十歲能變化為婦人,百歲為美女,為神巫;或為丈夫,與女人交接。”


唐朝之後,狐狸精才多以女性面貌出現,形象也漸漸豐滿,同時也開始出現輕微的精神異常。如唐傳奇中的狐女任氏,遇見窮漢鄭六後不但主動獻身,還幫助他做生意賺錢,面對貴公子的強暴,她竟然表現出極強的貞操觀念,公子再三強逼仍未能得逞。


而且任氏抗拒強暴的理由頗為詭異—— “鄭生,窮賤耳。所稱愜者,唯某而已。忍以有餘之心,而奪人之不足乎?”也就是說,因為丈夫“窮賤”,自己作為他的唯一財產不能假手他人。


狐狸精在唐朝的變化或許與粟特移民有關。公元4世紀後,粟特人開始向中國西部遷徙,至唐朝達到頂峰,被稱為胡人,由於“胡”、“狐”同音,而胡女多為娼妓,所以唐傳奇中的狐女大都能歌善舞,性觀念相對開放,與中國女子迥異。之後的筆記小說如洪邁的《夷堅志》和蒲松齡的《聊齋》中,狐狸精的籍貫多是陝西,或許亦來源於此。


▍唐三彩胡姬俑


但這仍無法解釋她的精神分裂——性觀念開放可以理解,只愛窮漢的貞操觀卻從何而來?人類尚且嫌貧愛富,妖精為什麼會更加高尚?


任氏並非孤例,唐以後的小說中,狐女害人的故事雖多,與任氏一樣奇怪的狐狸精也頻繁出現。例如宋代的《青瑣高議》中,狐妖小蓮甚至以自己是狐狸為恥,對主人逆來順受,被打得遍體鱗傷也毫無怨言。翻遍全世界的民間故事,估計也找不到這麼變態的妖怪。


唐朝以後狐狸精的精神病從何而來?


讀書人的理想


答案很簡單,科舉制。


隋朝之前,中國的官僚選拔歷經察舉制、九品中正制,基本以德行名望作為考察標準,官僚多出於世家大族,社會階層相對固定。隋文帝首設進士科取士,至宋代科舉制基本成熟,面向全社會選拔官員,錄取與否僅憑考試成績,高官子孫成績不合格也只能擔任中低層官員。


科舉制無疑提升了社會公平,每個讀書人都有了翻身機會。但是,它也製造了獨一無二的儒生階層,由於考試沒有年齡限制,他們為了求取功名往往終身苦讀,除了熟習儒典外身無長物,但又抱有“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大志,執著程度遠超今天的選秀歌手,只有汪峰的夢想與其重量相當。


▍清末舉子趕考


“心比天高,身為下賤”的知識階層,心中幻想的完美女性必須是高標準的,不但要能滿足性欲、會做家務,還要具備一定的文化水平可以交流,最好還能有錢有勢,幫助實現人生理想。


農民伯伯對女性的要求就簡單的多:能生娃,能勞動,即使牛郎把天帝的女兒織女變成了自家媳婦,他也沒有指望靠著岳父的家世徹底翻身,雖有仙女為婦,依然是“你耕田來我織布”,生個娃來再生個娃,缺乏上進意識。


不過,讀書人的身份卻讓他們意淫起來束手束腳——儒家道德決定了他們在性關係中不能主動,像牛郎那樣乘織女洗澡時偷懶衣服脅迫成親這事他們絕對不能幹。與他們匹配的大家閨秀有“三從四德”約束,不可能勾引男人;只有才貌雙全的名妓能跟他們擦出精神火花,但他們付不起嫖資。


狐狸精,只有狐狸精才能解決這一難題。她們不但能滿足所有要求,甚至還能讓儒生們天然免責——即便是禁欲的程朱理學,也沒有禁止獸交的規定。


意淫畢竟出於無奈,一旦讀書人翻身成功,獲得了充足的性資源,女狐就不再可愛。科舉中遠比蒲松齡得意的紀曉嵐和袁枚,同樣在《閱微草堂筆記》和《子不語》中談狐說鬼,但他們筆下的狐狸精絕大多數以色害人,毫無浪漫可言。


《閱微草堂筆記》中甚至有一則故事專門諷刺蒲松齡:操守嚴格的私塾先生夜遇女狐,一夜風流後害怕讓學生看見,催她快走,狐狸精自稱會隱形術,勸其不必擔心。但學生來了之後都盯著隱身的狐狸精猛看,狐狸精卻坐在講臺上梳妝打扮,說道,我這就回去了,明天有人來取嫖資。


別急著贊賞紀曉嵐的幽默,他根本沒有諷刺蒲松齡的資格。《閱微》中害人的狐狸精同樣是男權社會的意淫,只不過這種意淫隱藏得更深——將主動尋求性愛的女性預設為妖魔鬼怪,加諸種種罪名,其實是在為男人洗脫罪責——狐精傳說中女狐往往為了採陽補陰才勾引男人,導致他們面黃肌瘦,精神渙散,而這正是現實中男人嫖娼得性病之後的典型癥狀。更不用說為了給帝王開罪,被人罵了幾千年狐狸精的褒姒、妲己和李師師。


與時俱進的狐狸


科舉制和儒生階層在中國消失後,失去客戶的狐仙隨之沒落,但她們的精神病仍然在中國作家的筆下遺傳。今天為大眾熟知的著名作家,很多都算得上是狐狸精愛好者。


金庸先生的讀者對這種病最不陌生,這位武俠大師筆下的男主角大都恪守儒家道德規範,郭靖、張無忌、石破天等人更是老實木訥的正人君子,但他們總有吸鐵石般的魅力,各種絕色佳人“非君不嫁”、爭風吃醋,還會為其鋪好光輝前程——其中往往還有大批所謂“邪派妖女”,直接被罵狐狸精的也不少。


▍在03版《射雕英雄傳》中飾演黃蓉的演員周迅還成功塑造了08版《畫皮》中的千年狐狸精


金庸甚至還有發明創新——《倚天屠龍記》中唯一有沒愛上張無忌的女人,對他不感興趣的理由竟是愛上了過去的他,這種精神狀態足以讓蒲松齡筆下的所有狐仙甘拜下風。


不過,如果金庸讀過中國當代的官場小說,應該還會為自己的剋制感到自豪。


上世紀90年代風靡一時的《國畫》,主人公朱懷鏡算得上是《聊齋》書生的嫡系子孫。作為40多歲的處級幹部,他嫖娼完之後“心裡悶得慌,可這個世界找不到一個可以任他叫喊的地方”,“哪知一叫喊,鼻子竟有些發酸”,因為自己已不是“美玉無瑕”了。


書中風情萬種的女老闆梅玉琴,跟朱懷鏡初次見面就深深愛上了他,原因是他“沉著、優雅,嚴謹而又不失風趣”。上床前,女老闆要求朱懷鏡不要戴避孕套,因為“戴套子就浪費了”,戰鬥結束後,朱懷鏡發現床單上有一大片鮮血,因為這位在政府官員前長袖善舞的女老闆竟然是個處女。


近年流行的官場小說《駐京辦主任》和《二號首長》,與《國畫》一脈相承,都有一個瘋狂崇拜男主角願意投懷送抱的女主角——而且完全不是因為男主角的手中的權力,而是因為人品。


▍《國畫》、《二號首長》與《駐京辦主任》


由於《聊齋》中的窮書生,在官場小說中已進化成副處級以上幹部,所以他們對狐狸精不再提出物質要求,不要求對方還同時是女強人,所以,蒲松齡時代的狐仙就與時俱進地進化成女大學生、女白領、女幹部、有文化的女老闆,並且是處女。


官場小說的讀者大都是和作者一樣性壓抑的中年男人。但“我自戀關你屁事”的馮唐顯然已經超越了蒲松齡,他筆下黑瘦孤獨的少年雖與聊齋書生沒有差別,甚至做愛時還會淚流滿面,卻成為都市白領麗人最愛的作家,這不能不說是中國男人意淫史上的最大成就。


不過,也有極少數狐狸精今天進化成三觀正確的極少數——她們不是為了滿足男人幻想各種美女投懷送抱而存在,在騰訊動漫製作的動畫《狐妖小紅娘》中,法力強大的女主角狐妖塗山蘇蘇與一個道士有前世情緣,以致不得不開始紅娘任務,找回自己的記憶、法力與愛情——狐狸的故事中,第一次愛情可以讓金錢、名望為之讓路。


——是的,終於有一部分中國男人進化成了正常人。


▍正在網路上熱播的動畫《狐妖小紅娘》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