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讀書

自白派:世界上的愛,突然改變了顏色 鳳凰詩刊·流派


西爾維婭·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1963)是繼艾米莉·狄金森和伊麗莎白·畢肖普之後最重要的美國女詩人.1963年她最後一次自殺成功時,年僅31歲.這位頗受爭議的女詩人因其富於激情和創造力的重要詩篇留名於世,又因其與另一位英國詩人休斯情感變故自殺的戲劇化人生而成為英...

鳳凰讀書 鳳凰讀書 文字之美,精神之淵.關註當下優秀出版書籍,打撈故紙陳書,推出鳳凰網讀書會、讀藥周刊、鳳凰好書榜、文學青年周刊、鳳凰副刊、一日一書、鳳凰詩刊等精品專刊.在繁雜的世俗生活中,留一點時間探尋文字的美感,徜

西爾維婭·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1963)是繼艾米莉·狄金森和伊麗莎白·畢肖普之後最重要的美國女詩人。1963年她最後一次自殺成功時,年僅31歲。這位頗受爭議的女詩人因其富於激情和創造力的重要詩篇留名於世,又因其與另一位英國詩人休斯情感變故自殺的戲劇化人生而成為英美文學界一個長久的話題。


【自白詩派】

所謂自白派,其實就是“坦白派”,坦然暴露內心深處隱藏的一切,即使是自私骯髒醜惡卑鄙的東西也暴露無遺,把內心最不可啟齒的那一面啟齒訴說。

美國自白派詩歌最大特點與其說是對痛苦欲望性的露骨描寫,不如說是對生命的執著發掘。對他們來說,詩歌創作就是對自我生命的發現。他們率直地描寫個人經歷和瞬間感覺。自白派崛起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但其影響一直延續到八十年代。他們鬆散的結構緊湊的主題很富表現力,獲得了極高藝術成就。


【代表作家】

羅伯特·洛威爾(1917-1977)第一本書《威利爵爺的城堡》獲47年的普利策獎,其後的《生活研究》約翰.貝里曼(3張)(1959)獲全美圖書獎,另著有《大洋附近》(1967),《筆記本》(1969),《歷史》(1973)及《海豚》(1973)等。為自白派之開創者。

約翰·貝里曼(1914–1972年)主要作品有詩—《向佈雷茲特裡特夫人致意》(1956年)、《貝里曼十四行詩集》(1967年)、《錯覺等》(1972年);傳記—《斯蒂芬·克萊恩傳》(StephenCrane)(1950年)。《我們夢想榮耀》(1987年)收錄了他寫給母親的信件。為自白派早期主要詩人。

西爾維婭·普拉斯(1932—1963)自白派代表人物,是繼艾米莉·狄金森和伊麗莎白·畢肖普之後最重要的美國女詩人。1963年她最後一次自殺成功時,年僅31歲。

安·塞克斯頓(1928-1974)自白派後期代表詩人,她以詩歌的形式道出了自己生活中最熟悉、最痛苦的細節。其詩風直率、強勁。塞克斯頓於1928年11月9日生於馬薩諸塞州的牛頓城,取名安妮·格雷·哈維。


【代表作品】

《十一月的信》


西爾維婭·普拉斯


世界上的愛

突然改變了顏色。街燈

疾走著穿過老鼠的尾行。

金蓮花開在早晨九點鐘。

這是北極的地方。


極圈幾乎沒有黑色。

黃褐色生絲的草叢如嬰兒的柔發。

一片綠色在空氣中流淌,

長長地披蓋在我的身上,

溫情脈脈,使我周身膨脹。


我的臉因著羞怯而發燙。

我也許博大而寬廣,我想。

但我又是這樣愚笨地幸福,

我的惠靈頓,

粉碎了這奇妙的紅色輝煌。


這是我的秉性

一天兩次,我的草叢上倘佯。

品嘗它誘人的清香

凶猛的灌木帶著潔凈的鮮綠

呈扇形,堅韌地生長。


我愛

古老頹廢的殘壁。

我愛這些斑駁的歷史,

金色蘋果,

我猜測--


我的七十棵樹

支撐金紅色球體,

在灰濁的僵死之液里。

無數片黃葉凋落,

象鋪路的碎石屏住了呼吸。


哦,愛情,哦,孤獨,

除了我沒有別人

我走向潮濕的旅程。

不可復得的金子張開灼人的血口

吸進樹林的液汁,色澤濃重。



《邊緣》


西爾維婭·普拉斯


這個女人盡善盡美了,

她的死


屍體帶著圓滿的微笑,

一種希臘式的悲劇結局


在她長裙的褶縫上幻現

她赤裸的


雙腳像是在訴說

我們來自遠方,現在到站了,


每一個死去的孩子都蜷縮著,像一窩白蛇

各自有一個小小的


早已空蕩蕩的牛奶罐

它把他們


摟進懷抱,就像玫瑰花

合上花瓣,在花園裡


僵冷,死之光

從甜美、縱深的喉管里溢出芬芳。


月亮已無哀可悲,

從她的骨縫射出凝睇。


它已習慣於這種事情。

黑色長裙緩緩拖拽,悉悉作響。



《神聖的天真》


羅伯特·洛威爾


聽,草鈴在叮噹好象馬車

在橡膠輪胎上顫抖

沿掛著粗麻布的磨坊下

蓋上焦油和灰燼的冰

賓士。垂涎的公牛們

開始好奇於一輛汽車的擋泥板,

並蹣跚走上巨大的聖彼得山。

這些是純凈的因為婦女們──她們的

悲哀不是這個世界的悲哀;

希羅德王對著在空中窒息的

耶穌向上彎曲的雙膝尖叫著復仇,


一個無言的屍體和嬰兒之王。依然

世界在希羅德之外;而歲月,

仁慈的一九四五年,

帶著沉重的損失駛上我們清理出的

熔渣山;公牛們靠近

它們休憩處那磨損的牆基,

神聖的牛槽里它們的床

是為聖誕撕碎的玉米和冬青。如果它們死去,

象耶穌一樣,套著鞍具,誰會悲悼?

牧羊人的羔羊,男孩,你多麼安靜地躺著。



《夢歌1:發怒的亨利藏了一天》


約翰·貝里曼

發怒的亨利藏了一天,

怒不可遏的亨利生氣了。

我懂他的想法,——拼命把事情擱下。

這正是大家的想法


他們也會這麼乾,這讓亨利充滿惡意然後離開。

但是他該出來談談。


世界就像一位羊毛織就的情人

一度似乎在亨利這邊。

隨即離開。

此後一切都發生了,如其可能或應該的樣子。

我沒有看到亨利如何幸免,

當他被撬開讓全世界看見。


此刻他必須說的是世界

容許自己是一個漫長的奇跡。

我曾經在一株懸鈴木的頂端


快樂至極,並且歌唱。

土地上牢牢地穿著堅強的海

床上長出空虛。



《贊美我的子宮》


安妮·塞克斯頓

我身上的每個人是只鳥。

我拍擊我所有的翅膀。

人們想把你切除下來,

他們辦不到。

人們說你空的無法測量,

但你並不空。

人們說你病得快要死亡

但他們錯了。

你象小學女生一樣歌唱。

你沒有被撕裂。


可愛的重物,

贊美作為女人的我

和作為女人的我的靈魂

贊美這核心的生物,贊美它的喜悅

我為你歌唱。我敢於生活。

你好,精神。你好,杯子。

系住,蓋好。蓋住裡面的東西。

你好,田裡的土壤,

歡迎你,草根。


每個細胞都是一個生命

有足夠的東西使一個民族高興。

平民也擁有這些貨物,這就夠了。

每個人,每個集體都會說:

“真不錯,今年我們又能播種,

盼望獲得豐收。

預報說有枯萎病,但已經被消滅。”

許多婦女一齊唱著:

一個在鞋廠咒罵機器,

一個在水族館照料海豹,

一個在開伏特車,心情沉悶,

一個在大門口收入場費,

一個在阿利桑那給小牛扎臍帶,

一個在俄國拉大提琴,

一個在埃及換爐子上的瓦罐,

一個在把卧室刷上月亮的顏色,

一個正在死去,卻想吃早飯,

一個在泰國,躺在席子上面,

一個在擦她孩子的屁股,

一個在火車窗前凝視著

懷俄明中部的景色,一個

在任何地方,一些,在每個地方,大家

似乎都在歌唱,雖然有些婦女

唱不出一個音符。


可愛的重物,

為贊美作為女人的我,

讓我戴十尺長的圍巾,

讓我為十九妙齡少女擊鼓,

讓我捧著碗募捐,

(如果這是我的工作)

讓我研究心血管組織,

讓我檢查流星的角距,

讓我吮吸花莖,

(如果這是我的工作。)

讓我刻部落的雕像,

(如果這是我的工作。)

因為這就是我的身體需要的東西,

讓我歌唱,

為晚餐,

為親吻,

為正確地說一聲:

是的。



《想去死》


安妮·塞克斯頓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