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你還記得那個電影演員嗎?


關於賈巨集聲,知道的人就不必多介紹了.在他逝世五周年之際,再翻出這篇婁燁導演寫給他的懷念文,送給所有還記得這位電影演員的人. 記得那是1989年,我正在為我的畢業短片尋找男演員.在中戲宿舍,正在跟幾個朋友聊天,他進來,借火,然後離開,朋友介紹說他就是賈巨集聲.後來我...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a

關於賈巨集聲,知道的人就不必多介紹了。在他逝世五周年之際,再翻出這篇婁燁導演寫給他的懷念文,送給所有還記得這位電影演員的人。


  記得那是1989年,我正在為我的畢業短片尋找男演員。在中戲宿舍,正在跟幾個朋友聊天,他進來,借火,然後離開,朋友介紹說他就是賈巨集聲。後來我們又找機會隨便聊了一會兒,我說我在籌備畢業短片,不知道他是否感興趣演,他說行。就這樣,他就成為我的第一部16mm短片《耳機》的主演。也成為我的很好的朋友。

  

  畢業之後的那段時間,我們經常見面聊天,主要是聊電影。我們經常會和朋友一起去資料館、科影看片,然後在看完片後和幾個朋友一起吃飯喝酒到深夜。還記得那段時間經常在一起的朋友有吳濤、花清、馬曉晴、大年、張錫貴、王昱、耐安、王小帥、李俊等等。就這樣,一直到1992年的夏天,我們終於一起在上海開拍我的第一部長片《周末情人》。記得之後王昱說影片的拍攝好像是一個大的Party,所有的朋友都聚在了一起。大家一起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夏天。

  

  《周末情人》的審查工作非常不順利,一直未獲通過。這讓我們很消沉和痛苦,在這樣的心情之下,1995年的春天,我在上影準備拍攝《危情少女》。自然還是他來演。他也覺得很當然,當時我希望他成為我的所有影片的男主角。很多朋友都說我已經愛上他了,事實大概是這樣。

a

 


電影《周末情人》劇照

 

  他來了,留著長髮,還是很酷。抽煙很厲害。並且不想改變他的髮型。我說頭髮必須剪,不然你就不能參加這部影片的拍攝。我們爭吵,並且非常的不愉快。我們徹夜長談喝酒,但誰也沒有讓步。結果是製片人耐安將他送上回北京的火車。

  

  之後斷了聯繫,只是從別人那裡偶爾聽到他的消息,但是我每次在跟演員做髮型工作的時候都會想到他。

  

a

  1998年,我開始準備《蘇州河》,習慣性的我想到他。我越來越清楚自己其實像以前一樣還是忘不了他,還是喜歡他,喜歡他的所有,他的眼神,他的脾氣,他的幼稚和不講理,和他的所有那些毛病。而且我也知道他很清楚我喜歡他。

  

  於是約著見面,在他家附近吃拉條子。我知道之前他的狀態很不好。我問他行嗎? 幹得下來嗎?他還是像以前一樣說行。

  

  因為他很長時間沒有工作,所以剛開始拍攝的時候他有些不適應。但對我來說這讓他更迷人了,完全不像一個演員在表演,他在真實呈現他自己的內心,他的表情和身體是那樣的感動我和攝影師王昱,讓我們著迷,當然同時還有周迅。記得在完成《蘇州河》之後,我曾經有一次對周迅說:我們都應該感謝賈巨集聲,感謝愛情。記得當時她一下子哭了。

  

  他就是一個人,有時候迷人,有時候脆弱,有時候迷惘,有時候堅強,有時候憤怒,有時候狂妄,有時候沉淪,有時候無助,有時候絕望。這些和我們所有人一樣。但同時,他也用他的生命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不一樣的巨集大的世界,這是他的真實,也是他的勇敢和優秀。正因如此,他也比我們這些“拐著彎想上天堂”的人來得自由和快樂。

a

  


電影《蘇州河》劇照


  我跟他約好過,他40歲以後再一起拍一部電影。

  

  在他離開的那個晚上,對於我們很多人來說是一個不眠之夜,我想他知道的。

  

a

  深夜,我收到《蘇州河》副導演毛小睿的簡訊:“從此看《蘇州河》不再是一部電影,不再是一段經歷,而是對一個人的懷念。”

  

  不僅僅是《蘇州河》,他參加工作的所有影片都將是他的生命的呈現。那些影像連起來你會看到一個真實的人的存在。

  

  我很榮幸也很自豪跟這樣一個人共同分享過生命時光。

  

  2010年7月9日,清晨,北京

a


  文 | 婁燁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