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張震講故事》里為什麼沒有張震?! 神評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黃青蕉的影評,原題“這樣一部冷靜的恐怖片問你怕不怕” 因為一些眾所不周知的原因我是不怎麼寫國產片影評的,嘩嘩給錢都不寫,因為實在沒法寫,想要罵前面排著一百多萬號人呢也輪不著我來罵,想要誇呢我又腆著一張老臉含羞帶臊的,實在不知道該從什麼刁鑽的角...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黃青蕉的影評,原題“這樣一部冷靜的恐怖片問你怕不怕”

a


  因為一些眾所不周知的原因我是不怎麼寫國產片影評的,嘩嘩給錢都不寫,因為實在沒法寫,想要罵前面排著一百多萬號人呢也輪不著我來罵,想要誇呢我又腆著一張老臉含羞帶臊的,實在不知道該從什麼刁鑽的角度,風騷的體位,奇巧的姿勢來誇,長此以往,錯過了月入一百萬的巨大產業鏈,如今只好呆在鄉下安靜的吃土,你們不要學我。

  

  然而昨天久違進城,被小伙伴拉著看了一場《張震講故事》,媽媽!不得了!在鄉下的這些年我錯過了什麼!

  

  那我們知道,腐朽的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拍出來的恐怖片都是內樣的,金髮大波女、校園種馬男、純良小白臉,善良小處女,再加兩個歪瓜裂棗的搞笑役,大家雖然長得各有所長,但行為準則都嚴格遵循哪裡會死去哪裡,能單人絕不組團,隨便聽到一點怪聲音都要敬業的把頭和手探進不知道什麼鬼洞里的不冷靜、不理性、不客觀的三不定理。我們國產恐怖片就不一樣了,生怕觀眾誤會有鬼,隨便什麼靈異現象憋不到五分鐘一定有人跳出來跟你解釋其科學原理,至於我看的這一部電影,導演更是將這種理性、客觀、冷靜的精神發揚到極致,貫徹到了每一位演員,每一絲劇情,每一句臺詞里。

    

a

  比如民間一直存在的一個巨大疑問:張震講故事裡面為什麼沒有張震?

  

  結果片頭一齣大家都閉嘴了。

  

  因為這個片子的真名其實叫做——《張振講故事》。

  

  沉默三秒鐘,然後全場就炸了,我從來沒有在一部恐怖片的現場看到這麼多發自內心驚恐的人群,好多都嚇得站起來了,還有往緊急出口跑的,邊跑邊問:

a

  

  啊是我走錯廳了哇?現在的山寨片子怎麼這麼厲害換一個字就敢出來騙錢哦。

  

  然而我掏出電影票來看了一眼確實是這個廳沒有錯。

  


a

  可能是為了撫慰受驚群眾的內心,張震/張振老師馬上不負眾望的出現在了播音室里開始講故事,沒有露正臉,也許是為了神秘感,但是單從露出來的背影和下巴的猥瑣程度來看,我覺得可能是短時間內觀眾已經經不起第二次驚嚇了。

  

  緊接著故事男主魚塘少東張翰就登場了,為了表明“我是一個變態殺手”這件事少東也是很用心的,特地找了個口紅在鏡子上畫了個小五水平自畫像,齜牙咧嘴的翻著三白眼,還穿著緊身皮衣拉鏈拉到下巴頦。

  

  然而我從來沒有在哪個變態殺手的頭上看到過那麼厚的齊劉海。

  

  魚塘少東用膠帶綁著個尖嘴猴腮的男二號,扔在一個破屋子裡,一臉食其肉寢其皮、切腹剜心,剁碎其屍,或蒸或煮,或煎或炒,細切細銼,細吹細打,配著香油煎著吃的樣子。還掏出刀來比比劃劃,你們要真的以為他會下刀那就太奶易腐了,因為少東也像導演一樣,渾身流淌著冷靜的血液!

a

  

  少東說了,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綁你嗎,因為你一個有婦之夫,作為我多年尊敬的師兄,搶了我暗戀二十年的女孩,裝神弄鬼睡了她又始亂終棄,我要報仇!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滿到炸出來的信息量除了裝神弄鬼和睡了她之外統統沒有拍出來。女主、張翰、男二、男二老婆之間都有肉眼可見的【我們不熟】四個大字,別說化學反應了,一槍崩了其中一個另外仨都不帶轉一下眼珠子的,就是這麼的不熟。

  

  讓你們演出青梅竹馬夫妻情人師兄師弟好朋友真是辛苦您了嘿。

  

a


  總之呢男二的故事是這樣的,他跟張翰是一個京劇團里的師兄師弟,某天師弟的青梅竹馬也就是女主跑來探班,男二看了一眼,然後,完了,不得了了,雖然連人家姓什麼都不知道,然而我要占有她。

  

  但男二卻連人家微信都沒有加,唯一想出的計策是————製造各種嚇人的情景,讓女主以為自己家鬧鬼,然後女主就會穿過這個世界上成千上萬個男人對一點也不熟的我投懷送抱了嘿嘿嘿。

  

  雖然看不懂其中的邏輯但我只是一個鄉下人,男二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a

  

  總之呢男二就搞了一點類似電線短路,白裙子滲出血跡,電腦屏幕上閃現出三線城市午夜場海報風格的“滾出我家”ppt,再給女主下點藥產生幻覺這樣的把戲,等著女主撲到懷裡來嚶嚀。這裡必須重點提一下那個藥,那個藥如果有名字的話,一定叫做八零年代古早俗套驚悚畫面集錦散,因為女主喝下去之後簡直買一送六,什麼血腳印,繡花鞋,四處亂飛的醜娃娃,翻白眼的小朋友,幼年夭折的喪門星姐姐等層出不窮,目不暇給,簡直五秒按一次暫停都看不過來。當然更屌的是女主還有一個一起住的女同事,其最大特征是即使睡著了也畫著全套夜店妝外加抹胸性感長裙仿佛一個電話就能翻身起床直奔三里屯密可寺的樣子,該同事雖然並沒有喝迷藥但是女主看見的幻覺她還共用了百分之九十,由此可見常年混夜店確實對腦神經有影響,大家要註意。

 


 

  可惜女主完全不是一般恐怖片里的小妞角色,其冷靜程度簡直讓我嘆為觀止。別的不說,每次看到這麼多鬼,一浪接著一浪的,換我早就報警了,可是女主和同事叫伐叫伐,叫累了就直接說:沒事了我們還是回去睡吧。

  

a

  也是呢第二天還要上班對吧。

  

  後來鬼多到實在受不了了,都要影響到女主寫策劃案了,女主終於痛定思痛的跟同事說:

  

  我們要不搬個地方住吧。

  

  我很想看看男二此刻的表情。

a

  

  搬完家之後奇怪的事情還是沒有結束。首先,女同事在某個夜裡驚悚的發現,女主雖然睡著了,但一直大睜著眼睛翻著白眼瞪著她。

  

  啊!!!!!好闊怕!

  

  然後女主馬上跳起來解釋,人家一直是這樣的啦,睡覺的時候眼睛閉不上啦,這個學名叫看家眼啦麽麽噠。

  

a

  然後女同事都不帶消化一下的就全盤接受了。

  

  你們是在拍走近科學伐朋友。

  

  然後呢女同事又開始夢游了,半夜起來寫血書操著剪刀要捅女主什麼的。難道這次是真的有鬼了嗎?是厲鬼附身在女同事的身上嗎?

  

  不,女同事被精神病院抓走了,醫生說,她是因為想要獨、占、合、租、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就無意識的來殺女主了。

a

  

  這高遠的志向,真是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呢。

  

  哦接下來女主終於如願以償的去找男二約炮了,然後兩個人終於搞到一起,男二為了更方便的搞女主,於是斥巨資去鄉下(咦)買了個舊戲樓(咦)然後動不動就跟女主去舞臺上(咦)穿著戲裝(咦)畫著花臉(咦)開搞。

  

  大兄弟咱們去開個房很難嗎?手頭緊的話,麥樂迪中包也是可以湊合的呀。

  

a

  反正城會玩,我夥呆。

  



  搞來搞去之後男二終於搞膩了女主,就跟她提分手。女主自然是十分崩潰的哇,怎麼辦呢,自殺吧。然而一貫冷靜的女主連自殺都比別人冷靜一萬倍,因為她在自殺前分別給男主和男二老婆寫萬字長信揭發男二始亂終棄,然後又神機妙算的預測到男主必定要找男二報仇而且報仇失敗還要被男二老婆反將一軍危在旦夕於是再寫一封萬字長信給據說是男主發小的路人甲說你一定要於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精確的衝到某地救救他喲。

  

  然後她就去割腕了,割腕的時候還不忘拿個盆在下麵接著血,畢竟搞髒了地板房東也很麻煩的而且說不定還能回收利用呢人家就是這麼的環保呀麽麽噠。

a

  

  這種令人髮指的冷靜程度真是讓我想敬這位姑娘一杯。

  

  好了現在終於輪到張翰的劇情了,這位魚塘少東至今為止乾出的報複行為包括不給男二喝水,當著男二吃蘋果,用怡寶礦泉水瓶敲人家頭,摔碎一瓶香水,互毆一次還沒占著什麼便宜。

  

  真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變態。

  

a

  然後少東說了,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並沒有!我有一個巨大的報複計劃!這個計劃就是!我要對你老婆好!好的不能再好!然後你老婆就會穿過這個世界上成千上萬個男人對一點也不熟的我投懷送抱了嘿嘿嘿!你老婆睡了我那一天就是我放你出去的那一天!怎麼樣!殘忍吧!

  

  當時我的表情簡直跟男二一樣寫滿了WTF。

  

  小兄弟早說你要睡我老婆呀,還以為搶雞蛋呢。

  

  於是少東就出發去勾引別人老婆了,說是勾引,基本上也就相當於什麼都沒乾,連露肉賣萌牽小手什麼的都沒有,當然這裡還有一個隱藏的笑點那就是張翰跑去跟嫂子說大哥被人綁架了,為什麼呢,因為之前大哥帶著戲班子在麗華夜總會表演,後來為了錢跳槽到檸檬夜總會去了,所以麗華夜總會要報複大哥。

a

  

  我都不知道該把笑點放在京劇班子在夜總會表演好還是夜總會那清新脫俗堪比麗白洗潔精的名字好,總而言之就是哈哈哈哈哈的哈了五分鐘。

  

  然後大嫂果然就對張翰投懷送抱瞭然而!我們都知道故事並沒有這麼簡單的對不對!

  

  對的,因為接下來的五分鐘再次遭遇信息量爆炸的無盡閃回大法,大嫂說我也從第一天就發現我老公要對你青梅竹馬出手了呢所以我也在房子里搞了好多鬼想要嚇死那個女的然並卵居然無形中助攻了我去!然後我就什麼都不做終於等到你出來找我老公報仇瞭然並卵你並不想殺我老公就是想睡我我去!然後我就在你的茶里下毒了這樣你死了我的老公也就死瞭然後我就假裝是你承受不了青梅竹馬自殺所以也自殺了借刀殺人哦呵呵呵真是一場好戲呀咦門外怎麼站著個人你是誰呀我去!

  

a

  然後門外那個人說了,雖然我之前出場不過一分鐘,但編劇說我是男主最好的朋友,女主自殺前把全部劇情都劇透給我了,包括女主開天眼預測到的那些,然後我就踩著點來救人了,怎麼樣,想不到吧。

  

  演到這裡故事也就差不多了。我都打算起身搶廁所了,結果張震/張振老師又回來了。他用他猥瑣的下巴,猥瑣的嘴唇,猥瑣的鼻孔湊到話筒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的、居然開始挖新坑了我去!

  

  “各位觀眾你們一定沒有註意到兩份三十秒這裡出現的這個隔壁老王吧,還有這位,你在低頭吃爆米花的瞬間一閃而過的李大嘴巴,還有剛剛那段跟故事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的童年閃回里翻著白眼的王二麻子,我跟你們港,他們都不是白來的!他們的背後有一個更驚悚更神秘更富有尿性的故事喲!想聽嗎!那就等我到下一個故事再講咯~”

  

  這個時候場子里有個渾厚的男聲吼了起來:

a

    

  你還是先把這個故事講圓了再說吧!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黃青蕉的影評,感謝作者為豆瓣貢獻優質原創內容,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特別聲明:昨天豆瓣電影微信頭條發佈的文章《陳導演:做人不能無恥到這個程度》,在發佈前未徵得作者舒農授權,特在此做出道歉!


a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