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路人甲,給那些正在努力和正被擦肩而過的我們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本來老六的影評,原題“同學少年都不賤” 首先要抱歉在前,即便在這部都是路人甲的電影里,我瞬間記住的名字始終還是王婷和萬國鵬.對於其他演員只能以劇中的角色指代. 題出《秋興八首》其三.有一剎那想改寫為 同學少年都“很”賤,感覺輕佻了.草草不工,...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本來老六的影評,原題“同學少年都不賤”

a


  首先要抱歉在前,即便在這部都是路人甲的電影里,我瞬間記住的名字始終還是王婷和萬國鵬。對於其他演員只能以劇中的角色指代。

  

  題出《秋興八首》其三。有一剎那想改寫為 同學少年都“很”賤,感覺輕佻了。草草不工,還是想把文章的最後提到最前:這些演員,這些工作人員也許出身貧寒,境遇逼仄,但他們都在努力工作著,都在活著。他們被看到已屬幸運,所以不賤。

  

  路人甲,寫得不是他們,而是我,而是那些正努力或者正被擦肩而過的我們。

  

a

  以下正文。

  



  一、蘇格拉底說

  

  如果我要說這個電影的男一號應該不是梁朝偉版染谷將太——萬國鵬。而是那個曾經做過礦工的男孩。我非常喜歡他的那句話:我遇見過塌方,現在活在陽光下麵,已經成功。

a

  

  所有的成功都幾乎遵循這樣一條規律:這個就是祖師爺賞飯吃。這個人就是該吃這行飯的。嗯,此處應該出現吳彥祖。但這句話就是扯蛋。譬如這個我都沒有記住名字的演員,好不容易湊到鏡頭前也會被趕到後排的演員,他的確算是這些群演里最為成功的人。

  

  並非是因為他的話擲地有聲,並非是因為他覺得劫後餘生就可以心安理得。我認為的成功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一個人自覺的,甘於不斷前行。所有的人幾乎都是為了跑快一點,然後就可以趴著,就可以“錢賺夠就回家”。但他不是。他知道隨時可能塌方,隨時可能有滅頂之災,隨時都讓他的努力毀於一旦。所以他說的“現在活在陽光下麵”。我理解為他活著的每一瞬間就提醒自己陽光隨時都會消失,哪怕陽光就在前面。

  

  用他最喜歡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沒有事情做,那就先找事情做起來。如果塌方了,如果被迫離場了,那麼就找別的辦法繼續走。這不僅僅是為了成功甚至生存,而是他憨厚的笑容告訴我:除了繼續走,沒有第二條路。

  

a

  和他在一起那個身體壯健卻顯然也是其貌不揚的場工也是如此:我什麼都做,我只想除了活下去能存點錢,隨便買點什麼寄回家。他的思維更為直線。他基本是覺得像塌方哥那樣有板有眼更為安全。於是他們有了一次近乎同步的爆發。

  

  能摸魚偷懶近乎生存本能,同樣的工作時間同樣的收入,那麼減少工作的強度和密度就算自己給自己加薪。這甚至算是一種秘訣,算是一種成功。於是當睡到連服裝都無法歸還,睡到被大導演垂青卻遍尋無果。看著這一切的努力二人組近乎破口大罵:

  

  魯迅說:……蘇格拉第說:……等等說:……!

  

  猶如電影開頭,某凱指著桌上的一大堆心靈雞湯:這都什麼玩意,沒用。

a

  

  這個電影被強烈指摘的也是這個“心靈雞湯沒有”。

  

  我想說看看兩個人近乎猙獰地在咆哮那些“說”的時候,我覺得是有用的。人生的時刻是由無數個瞬間組成的,心靈雞湯可以讓部分善意的瞬間凝固下來。然後那就是地獄里的光,刀頭舔蜜。人生幾乎都是無用的,那麼只能不斷地去舔,不斷的去尋找那哪怕是因為幻覺產生的光。

  

  理直氣壯地蘇格拉底說吧,理直氣壯地雞湯吧,那可以弔住一口氣,接下來吃別的就行了。但如果這口氣都散了,那就是只能在上班的時候找地方睡覺了。

  

a


  二、廣場舞

  

  在這些演員里,我第二個記住的就是那個獨舞的女孩。(抱歉同樣想不起名字)從角色角度,這段獨舞算是比較罕見的特寫。

  

  這個特寫給予的不僅僅是這個女孩子的基本功,而是之前她妹妹數落的那句話:你連在廣場跳舞的勇氣都沒有。

a

  

  我記得是在黃霑的一個片子里,他調教一個男孩的辦法是讓他去大街中心咆哮然後被眾人唾罵,然後又在對方稍微成功後讓老朋友去喝倒彩打擊。這種近乎鬥蠱的做法雖然慘烈,但所謂殺出一條血路也只有這個辦法。

  

  可惜那個女孩還是只敢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舞。甚至被路人的眼光嚇到差點回頭。當然這一次她最後還是奔放了一次。

  

  這裡我想到的是畢竟這個女孩還是有一定功底的,如果連這些功底都沒有還敢跳舞嗎?我覺得應該敢。

  

a

  繼續走最困難的是開始走,開始在哪裡,知不知道自己已經開始。是不是跳舞的那個瞬間已經開始了?所有的橫飄,所有的路人,幾乎都覺得開始了自己的人生,但如果他們放棄,他們回頭,並非說他們走不下去,而是他們還是從未開始。想辦法開始,想辦法在眾目睽睽下去跳廣場舞,不是跟著跳,而是自己跳。

  

  這才是路人甲變成路人某某某的開始,沒有之一。

  



  三、你想親我嗎

a

  

  爾冬升始終會讓你目睹一次愛情。目睹一次讓你覺得這像真的一樣的愛情。

  

  當王婷換了錢(我沒有搞懂換的是什麼,感覺有貼現的意思,難道她手裡的是銀行承兌匯票?)之後,面對萬國鵬她悻悻地說:你是不是要我的號碼?

  

  萬國鵬狼狽不堪。

  

a

  愛情似乎該是不求回報的。或者說該所圖甚遠。捕網掛餌,徐徐思量。那種類似捕食的東西也許也叫做成功:抱得美人歸,再抱別的歸。

  

  兩個人裡面王婷似乎一直占據主動:謹慎,倔強,隨時準備說出你和別的男人一樣。

  

  萬國鵬也知道自己的確和別的男人一樣,這時候我覺得他淳樸的父母給了他最好的財富:那就是真的好會遇見真的好。

  

  他所做種種並非是為了討好對方,而是一種禮貌,一種難道還能不這樣的擔當。他的眼睛里的確有對王婷的渴望,但他的迴路就是我對人家好,總會有好的。

a

  

  王婷看出了他的淳樸。她一件件脫下的不止是她的衣服,她一次次地準備對方原形畢露,但是直到要剝都到菜心了,這個男孩還是那麼傻啊。她給了對方親吻,她什麼都給了。

  

  忽然,發覺男孩要去北京了。

  

  那個剎那她該覺得算了,他也是一樣的。

  

a

  天台兩個人的大哭其實是最溫馨的一刻,兩個自以為什麼都懂什麼看透的小孩倔強地甩出愛情的最大昏招: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所以我要離開你。

  

  當然,爾冬升會告訴他們,別急著看破人生。

  

  我並不覺得他們重新牽手奔跑就是大團圓,我只是覺得趁著這一刻肆意歡笑嗎。這個世界上就不存在真的愛情,只存在你們在那一刻都相信真的,那種真的愛情。

  

  這個故事還有很多值得可說,但我想就此擱筆,因為我想說我真的很傷感。路人甲,誰又能隔岸觀火,誰又不是望洋興嘆。

a

  

  繼續走吧,也許你可以遇見一個吻,這是我唯一覺得值得稱得上成功的東西。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本來老六的影評,感謝作者為豆瓣貢獻優質原創內容,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