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有了這些悲劇因素,這部喜劇電影才顯得更有深意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阿之的《貝利葉一家》電影評論 法國電影《貝利葉一家》自去年12月上映以來好評不斷,在法國的凱撒電影獎也獲得了數項提名,連著同年早些時候同樣可圈可點的《普羅旺斯的夏天》和《岳父岳母真難當》,發現法蘭西影壇對於家庭矛盾的題材還真是偏愛有加. 《貝利...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a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阿之的《貝利葉一家》電影評論



  法國電影《貝利葉一家》自去年12月上映以來好評不斷,在法國的凱撒電影獎也獲得了數項提名,連著同年早些時候同樣可圈可點的《普羅旺斯的夏天》和《岳父岳母真難當》,發現法蘭西影壇對於家庭矛盾的題材還真是偏愛有加。

  

  《貝利葉一家》在許多電影網站的分類都分到了“喜劇”一欄,刷了刷現有的影評,大家的關註點都把重點放在女孩寶拉離開家庭、追逐夢想上,而她的家庭環境卻是不允許她這麼做的。寶拉的父母和弟弟都是聾人,和外界無法正常溝通,而作為家中唯一健全人,她要為家人擔負起溝通工作,而家人對她的需要,在她那作為農場主的父親要去競選市長時,變得更加迫切——她是家中唯一能讓媒體和外界瞭解自己父親參選理念的人。

a

  

  而在這時,寶拉的聲樂老師發現她有歌唱天賦,鼓勵她去巴黎參加一個為期三個月的培訓。於是我發現,許多觀眾的影評中,都把影片的核心主旨放到了寶拉的追夢之旅上。事實上三個月的培訓最多只能算是暫時的離開,構不成什麼和家人十分劇烈的矛盾,她的離開,在片中除了追夢之外還有更加重要的意義,就是幫這個畸形的家庭回歸正常的轉折點。




  影片中的寶拉大概是十三歲左右,正處青春期的萌動階段,而影片的前半段,讓我感受最深的,是這個家庭無法給她做出正確的引導而導致這個女孩產生了無處排解的性壓抑。不似麥克尤恩的《水泥花園》如此殘酷的巨細靡遺,這部影片所給出的暗示只是輕描淡寫的。影片伊始,剛回家的寶拉看到弟弟在廁所方便卻沒有關門,她嫌惡地將門帶上,卻一聲不吭;隨後寶拉帶著一家人去看大夫,大夫詢問她關於例假的事,她以逃避的方式一筆帶過,這邊廂她弟弟則在光天化日下百無聊賴地閱讀色情雜誌。

  

a

  而一直若隱若現的少年萌動則在和她一起備戰歌唱比賽的男搭檔到她家來練習時引爆了家庭的矛盾——寶拉在練習一半的時候,第一次來了例假,在廁所里不知所措的她,讓男孩幫自己叫來了母親,母親拿著寶拉染血的裙子滿屋子跑,興奮地告訴家人,寶拉長成女人了,而父親看到那染血的裙子誤以為寶拉破了處,當著客人的面扇了寶拉一個耳光。所幸這個男生看不懂手語,否則難保這惡俗的家醜不會外揚。




  影片的基調有些一分為二,室內戲都是壓抑的,而室外則變得分外明媚。每當寶拉走出家門,騎上單車趕校車上學,那是她最快樂的時光,臉上帶著微笑,耳機里放著音樂。寶拉每一次的走出家門都是一次逃離,她在室外的每一次奔跑、騎行和歌唱都是一種發泄。在父親那不分青紅皂白的羞辱後,寶拉在聲樂課上展示了她那無與倫比的爆發力,更加讓導師確定,她的聲樂天賦不可以埋沒。那一次的引吭高歌,難說不是一種對性壓抑發泄的隱喻,也是她決定與自己家庭抗爭的信號。

  

  經歷了幾個回合不算太激烈的抗爭,愛戰勝了自私。寶拉的父母親去看她比賽,演唱結束後掌聲雷動,可是他們卻什麼都聽不見。那段演唱,導演採用了消音的方式,用無聲配上寶拉歌唱的畫面,加強父母想要瞭解自己女兒,卻無能為力的那種痛苦,這也讓寶拉臨行前配著手語用歌唱的方式告訴父母,自己想為了夢想去飛而讓人更加動容。

a




  忽略了影片里的環境的不可抗力的悲劇因素,故事素材是平庸的。讓我定義的話,我不會將這部電影歸類到單純的喜劇電影中,似乎“悲喜劇”更貼切些。不同於《八月:奧色治郡》中的梅姨飾演的女一號那本身讓人頭痛難忍的性格,《貝利葉一家》中的貝利葉夫婦,其實是充滿愛的好人,只是因為先天生理上的殘缺而導致的溝通技巧缺失,讓家人之間缺乏溝通與瞭解,讓子女不能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從而讓寶拉承受了許多本不需要承受的痛苦。

  

  在澳大利亞留學的時候,影視劇作課(screenwriting)的導師很喜歡拿一部澳大利亞的本土作品《尋找阿拉布蘭迪》(Looking for Alibrandi)舉例。人類故事中亘古不變的主題,不過於那幾個,人的悲喜情感,不過於那幾種。而家是什麼?家就是那個愛和傷害並存的地方,是你想屢次逃離最後卻不得不回去的地方。看了《貝利葉一家》後,更加覺得,他說的是對的。

  

a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阿之的《貝利葉一家》的電影影評,感謝作者為豆瓣貢獻優質原創內容。此文最初刊登於2015年7月4日《澎湃新聞》“有戲”欄目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