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颱風要來了,你有什麼秘密要告訴我嗎?


“告訴你個秘密,颱風要來了”,這是《少女哪吒》的第一句臺詞.這部電影在《小時代4》《梔子花開》的夾擊下悄然上映,風格化的作者表述讓影片游離在主流電影市場“審美”之外,最終的排片待遇也可想而知.文 水怪 原題 影像與現實的迴圈寓言最初在對《少女哪吒》期許里,我試圖...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a

“告訴你個秘密,颱風要來了”,這是《少女哪吒》的第一句臺詞。這部電影在《小時代4》《梔子花開》的夾擊下悄然上映,風格化的作者表述讓影片游離在主流電影市場“審美”之外,最終的排片待遇也可想而知。


文 | 水怪 原題 | 影像與現實的迴圈寓言


最初在對《少女哪吒》期許里,我試圖用時下最為風靡的幾個產業辭彙來框定這部電影:互聯網基因+青春題材+國民IP。僅就片名而言,它有著廣泛植入國民記憶的神話IP——“哪吒”,而“少女”成長記又是近年被資本助推至頂峰的青春題材。同樣,影片的眾主創,導演李霄峰,筆名Liar,曾經翹楚西祠及各大電影論壇的寫作者,若換成時下時髦用語,則屬於BBS時代的“網紅”先鋒;原著綠妖,同樣是BBS時代的網路寫手,著名北漂女作家;監製沈暘,操辦上海國際電影節多年,近年來監製《白日焰火》等諸多重要新銳作品;製片人馮睿也同樣媒體出身,有過成功的產業運作經驗;聯合製片人沈禕,又叫“四貓”,新一代網路女神級藝術家代表,資深媒體人,攝影家,批評家,策展人;編劇之一王沐,在不少重要平面及網路媒體有過專欄寫作履歷,也是極具潛質的85後編劇,電影策展人。這樣青蔥而豪華的幕後主創,絕對可以堪稱是最具“互聯網基因”的,亦因此在影片宣傳期內,網易電影曾經組織過一場名為“互聯網養大的一代電影人”論壇。



a


“互聯網基因,產品經理式的創作”,堪稱這兩年來電影產業的至高圖騰,以至於六月份的上海國際電影節的論壇部分被戲稱為互聯網大會。此前《同桌的你》、《匆匆那年》,及當下的《梔子花開》、《小時代》等系列的成功支撐著此種模式在產業領域的瘋狂蔓延,但細究其影片的藝術水準,這些所謂的成功案例則完全不堪一提。而擁有“互聯網基因”的《少女哪吒》,並未按照產品經理式的模型進行生產,而是相對傳統地保留了對電影藝術水準的追求。在此背景下,該片從融資階段到製作完成,以及目前我們所目睹的發行環節,經歷著此前內地作者電影都遭遇過的種種市場困境。在上海電影節看完《少女哪吒》時,我欣喜於他成片的絕對作者風格。互聯網基因的創作團隊並未把時下的“網路氣息”帶入影片主體,它沒有挑逗觀眾的段子集錦,也沒有所謂的流行語體拼湊。而諸多流失已久的、真正屬於70、80一代人的集體記憶,通過該片前半段主人公相遇相識的片段,在影像中得以保存下來。這些細節包括三毛、字條時期的友誼、縣鎮中學相似的春游以及運動場的體罰。影片通過兩位女主人公對世俗學校、家庭規則的反叛,以及少女之間的情愫變化及友誼變遷,來回溯一個屬於中國縣鎮的叛逆少女時代。因此地域背景並非它的限制,影片的情感脈絡能夠通達到它更為廣闊的疆界。




於我而言,作為導演處女作,影片整體充分的崩發出了自身的能量。以少女之死來贊頌純凈之美,它有著絕對優於當下大多產業電影的價值審美。雖然按照傳統的敘事電影邏輯來評判它,的確會產生不少關於臺詞細節及場景表演的爭議,但觀影時日後,它整體瀰漫出的神秘主義氣息,讓我更為印象深刻。栓在路邊的夢馬,從天而降的光柱(這個儀式也被導演用於影片首映禮)以及近日真正襲來的颱風,使得我恍惚間離劇中人尤為切近。這種意想中的距離或許並非源於實體經驗,而是來自“你是否有著類似經歷的伙伴”,亦或心底某個瞬間對外在世界泛起過相似的漣漪。


a

此外,劇中王曉冰“衛校”時代的發現,準確來說是在影像中的尋回,也是該片給予我的一大驚喜。“衛校”這個已經基本塵封的概念,在曾經的90年代具有過自身的輝煌。並非所有青春經歷都會自然流連於初中、高中、大學,再傷感入世,“技校、衛校、中專”在此前的中學年代里,意味著中學成績的翹楚者,也意味著更早地跨入一個為世俗工作的準備時期,從少年時期到成人世界在時間上變得極其接近。屬於衛校時代的成長軌跡的尋回,會讓我們對於70、80一代拼圖式的青春想象變得相對準確一些。




但遺憾的是,即便它有著更優異的審美以及更為準確的影像描述,當作品被投放於世時,我們又不得不去面對時下的主流電影市場與體系。大多觀眾對於影像作品中標簽化的膩想青春更為追逐,各色產業電影也都試圖去拼湊一代人的青春印記以便獲取共鳴,從而收穫票房。但實際上這種嘗試實為最大程度化的拼湊出集體記憶,且依附於官方話語系統下的某個歷史標簽,至於置身期間成長起來的人群,它本並無任何情感上的體溫可言。《少女哪吒》此種緊扣內心世界,相對文學化的作者表述,在精神內核上理應有著更深的共通性。但產業體系對於文藝小片的習慣性排斥,就像片中成人世界對於兩位少女的習慣性訓誡一樣,令李霄峰們卷入著與其主角王曉冰、李小路同樣遭遇的寓言中。


影像中,我們旁觀少女之死,哀嘆成人世界體系的迂腐;現實中,我們若旁觀哪吒之死,則只能證明我們即是成人世界的可悲事實。

a


本文作者:水怪 原文發表於[藝術論壇],點擊查看原文可前往查看






评论

赞助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