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樂

我們和西歐國家的教育到底差在哪兒?


英國電視二台BBC2近期播出的關於教育話題的紀錄片《我們的孩子足夠堅強嗎?中式學校》,真實記錄了5名中國老師與50個英國中學生間的“較量”,師生矛盾衝突盡顯中西文化差異.而這些差異在英國本土和中國國內都引發了熱議.眾多豆友看完第一集後也紛紛分享自己的觀點,下麵是...

豆瓣電影 豆瓣電影 發現好電影,分享看電影的樂趣.

英國電視二台BBC2近期播出的關於教育話題的紀錄片《我們的孩子足夠堅強嗎?中式學校》,真實記錄了5名中國老師與50個英國中學生間的“較量”,師生矛盾衝突盡顯中西文化差異。而這些差異在英國本土和中國國內都引發了熱議。眾多豆友看完第一集後也紛紛分享自己的觀點,下麵是豆友夏休的文章。看完文章對此熱門紀錄片感興趣的話,文尾還有本紀錄片中文字幕完整版。也歡迎來豆瓣分享自己的觀點。

a



【中國5名教師英國試教紀錄片預告】


  相比《變形計》這種有爭議的節目,這個視頻還真的不錯,至於我還擔心會不會發展成德國電影《浪潮》里那種感覺呢。  

   節目為了收視率,有些刻意的安排倒可以理解,反正我認為這個實驗還是挺有人文關懷的。發散開來講,教育這件事總是和文化環境和經濟基礎有很大關係,中國和英國無論在哪方面都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才有看頭嘛。


a


   為了文字效果,我們也欲揚先抑一下。站在憤青的角度,亞洲的教育制度確實很毀人。像南韓這種扶植大財閥,到最後被人戲稱“三星民國”的國家,他們的企業總裁70%來自SKY(首爾,高麗,延世三所大學),而司法機構公務員更是高達80%,也就是說考不上好大學,一輩子基本沒戲(還好東方斯坦福的馬雲大爹生在落後的天朝啊)。所以南韓人只能拼命花錢補習咯,南韓的教育機構那是比中國的專業到哪裡去。

   腐國學生顯然太懶散,都十三四歲了還沒學三角函數,讓丫推理個勾股定理(好吧,畢達格拉斯定理)都做不到。數學練習量那麼少,怎麼開發大腦呢?不過人家小朋友有的愛唱歌,有的口技不錯,確實真正是在喜歡自己的興趣愛好。哪像我們的學生,每天在學校里待上14個小時,晚上理綜做到一兩點,第二天六點多又得去上課。其實南韓日本也差不多,不過人家好歹是發達國家,即使學不好去種田,用的也是收割機呀。   



   說起這種教育模式(就是我們中學里的那一套),最早還是普魯士人發明的,德國佬初衷並不是為教育出能夠獨立思考的學生,而是大量炮製忠誠且易於管理的國民,他們在學校里學到的價值觀讓他們服從包括父母、老師和教堂在內的權威,當然,最終要服從國王(那不是和我Dang想一塊兒去了)。這樣做的好處都有啥?這樣能迅速產生大量的社會中產階級,反正那個時候搞的都是工業,這批人用處大大的。

a

   而且呢,東亞這塊兒還深受儒家傳統和科舉制度的影響。關於科舉我看到了一個很好的社會學解釋:古代社會對創造力沒有那麼大的需求,所以科舉是個很好的制度,以最小的衝突完成了社會管理者的選拔,且完成了一個以智力取代門閥的準繩的建立。然而換到現代社會,科舉對應的不應該是高考,而應該是公務員類型的考試。因為這些考試和科舉一樣,是需要選拔出已經訓練有素的成年人,馬上就可以從事某些工作。而高考不同,選拔出的孩子是要去大學繼續學習的,你說如果我志向是文學,那特麽前面12年學了那麼多數學,這是搞啥啊。從人的發展角度說,真是低效率啊。而且高中階段學習的都是各個學科的底層知識,花了人一生中精力最充沛的幾年時間反覆學習這麼有限的知識,到了大學就會發現並沒有卵用。你說你數學牛掰吧,學了半天都是17世紀以前的東西,一接觸微積分你才恍然大悟,原來特麽連物理都是這樣算的,以前學的qvB都是渣渣(哪來的勻強磁場,哪來的勻速圓周,坑爹)。




   這時候必然是美帝好啊,人家SAT每年能報六次啊。我們的聯考一年才一次。這個時候有人說,雖然聯考不盡如人意,但是是最公平的。沒有高考這樣的東西,窮人家孩子怎麼翻身。這個思路不錯,但是為了一個特麽的公平,在巨大人口基數的前提下,已經浪費了不知道多少機會成本。有個例子是說,很多中小型企業為了公平競爭,而使得企業利潤得像刀刃一樣薄。因為朝不保夕,所以只能顧著眼前利益,不可能對未來做長遠規劃,要麼變得黑心了,要麼就在競爭里失敗了。而類似谷歌這樣的壟斷企業,因為不用記掛著和其他企業競爭,反而可以由更大的自主權關心自己的產品和做各種長遠得簡直不靠譜的計劃。同樣的道理,窮學生們在這個體系裡只能贏下每一次考試,沒機會做長遠規劃,要麼在極端環境里心理扭曲了,要麼就loser了。而那些高帥富們,確實很關心自己的人生規劃。

   所以這裡就有個發展思路問題,到底是大家一起富,還是先富帶動後富。教育資源本來就是不公平的,為了參加相對公平的選拔考試,很多適合做科學研究,或者擁有特殊才能的人就被體制所扼殺了,所以很多家裡又有錢,自己又聰明的孩子,一早就出國以後也不想回來了。到頭來大家又怪我們的大學出不了科研人才,其實是選拔制度的鍋呀。中國最優秀的人才確實更多出自於北上廣等發達地區,他們多數走在各個領域的尖端,等他們先富了,再帶動咱們後富唄。(扯犢子,小平同志也是這樣承諾的)


a


  

   所以看片子的時候,人家腐國都是因材施教按能力分班,鼓勵學習為主,讓他們以後能有更多的人生選擇(搞科研的上大學,不給力的當社工去)。但是,要是英國政府崩了,削減社會福利,那這票子人也得參與高質量教育資源的爭奪,所以沒辦法咯。但——是!腐國最近幾十年教育體制下的青少年不是都也雪崩了麽,他們並沒有按照政府寫的劇本走。片子里這些小孩子,蠢萌蠢萌的,再過幾年上了高中,難保嗑藥,街頭暴力,迷失在自己的青春里。這個時候就會發現,後進發展中國家的孩子,生活動力倒是十足,他們知道沒有錢,就是什麼都做不了。這些腐國佬,有錢了不知道該怎麼花,這麼一說,他們只能是信仰問題了咯。(沒空分析英國佬)

   其實對於他們和我們的學生來說,最重要的觀點分歧是:我們的動機里包含“有效性”。一件事情可以去做是因為有對應的結果,行為是有效的,人是理智的。我們是體力勞動者——典型泰勒制。而他們認為,學生是知識工作者,生產知識,創意和信息,這些東西看不見。



a

   要說根本問題,其實發展中國家的大部分問題都可以大致這樣解釋:近代工業化的起源在西歐,所以他們不管是經濟社會還是教育體系,都有個比較和緩的自然進化發展期。而東亞國家是被裹挾進現代社會的,為了趕上其他國家,在工業體繫上無一例外的採取了國家層面上有計劃的指導下的發展。這種發展模式快速而有效,但正是因為快速有效,發展期限縮短,所以社會進程的密度大幅度提高,在文化層面上,是傳統和現代的對峙,在教育上,是有效性和可塑性的對峙,在體制上,更是極權和民主意識的對峙。這些都需要時間來過渡,然而這個過渡期產生的鎮痛,有時候就往往毀了一個國家。更何況,每個國家都有看不見的利益集團,東亞的教育體制一方面養活了龐大的低效率又思想陳舊的各類公私教育機構,另一方面通過對學歷的看重,占據社會中高階層的,多半都是最適應這個套路的體制者,而這個階層又通過在應試教育上的更多支出,保證自己的下一代在這個考試體系中也能脫穎而出,從而把自己在社會地位上的優勢又傳給了下一代。  



 

   實際上,孩子要成才,更重要的教育資源,是各自家庭的文化背景、價值觀的言傳身教、志向和視野的潛移默化(這些都是虛的,生在這個時代中國普通工薪家庭,家長並沒有能力創造以上條件)。

   前幾天摘錄了一句很棒的句子,那句話如是說:   

   學生們多半隻專註於在考試中獲得高分,考試的內容僅僅是各單元學習中最重要的部分。考生們只記住了一大堆X和y,只要將X和y代入死記硬背的公式,就可以得到它們的值。考試中的X和y體現不出代數的力量及其重要性。代數的重要性及魅力之處在於,所有這些X和y代表的是無窮的現象和觀點。   

a

   站在學生的角度,我也很汗顏,以前我從不認為代數里的xy可以代表那麼多可能性。所以這代學生失去的,也正是xy里的無窮可能性。

  (文章部分參考中村修二的演講觀點)


↓↓↓=== 全片中文完整版 ===↓↓↓




本文來自豆瓣用戶夏休的文章,文章略有刪節,感謝作者為豆瓣貢獻優質原創內容

a





评论

赞助商


s